倾莲池官网

动物仙、童子命和观音化身除狐患记

上次我根据超师兄的论述而整理成的文章——《超师兄处理狐仙案的经历与动物仙的正确调解方式》,多位师兄读后都深感超师兄在这方面的专业,将神秘莫测,云里雾里的东北仙家之源由,说得很有条理,深入浅出。

 

 

而那篇文章也是我写过的关于仙家方面,最为深入、详细、脉络清晰的文章,当然这在于超师兄的精彩分享,正本清源,解开了人们对东北仙家的种种误解和盲点。

 

超师兄说:“人们常说,好多出马仙当年很风光,后来家破人亡,妻离子散,是因为出马的原因。

 

不是因为他出马了,而是因为出马时做了很多缺德的事了,受到了天谴或者惩罚。

 

因果是一样的,你即使不出马做恶也遭遇恶报,跟职业没有关系,而在于你出马的期间,干了好事还是坏事。

 

普通人做了坏事,可能是一年两年有报应或者更久,不能说上方不知道,因果的执行,时间有点长。

 

而真正的出马仙,时刻受上方监管,就像国家干部,时刻受纪检委的监督,一旦越雷池,立刻被惩罚。

 

 

所以说为什么出马仙的报应会非常快,一旦做错事,就会受到相应的惩罚或者警示。”

 

超师兄认为,出马仙的晚年之好坏,与这个职业没有直接的关系,关键在于这个人是否运用特殊能力来作恶害人。如果一直行善积德,却遭恶报,那也不符合因果法则。

 

我发布那篇文章后,多位对这个领域有了解的师兄,也跟我谈及相关的知识和事迹。

 

有位师兄说,除了超师兄说的两个方法:

 

“根本究竟上只有两条道路:一方面,你劝人家走,你给人送一些东西,比方烧些元宝什么的。

 

另一方面就是给人家一个位置,在你家立个堂口,或者在你家供一尊什么东西,让他受香火,功德圆满以后自己就走了。”

 

“还有第三个方法,就是帮助更多同类,比如祖辈不小心伤害过刺猬,如果在本地再遇到她的同类,改过自新,多多帮助。

 

如此就有可能碰到先前结怨的仙家的亲戚,这样报恩的仙家会帮助调节恩怨,调解不开,又因为五大家有恩必报的规距,甚至会替他挡灾。

 

说到底,五大家如果不是这么团结并且厉害的话,灭绝的可能就是他们了,这也是他们的自我保护生存法则。毕竟,有些人真的很过分。

 

城市越来越多,他们能生存的地方也越来越少。

 

我听我姥姥说,在我姥姥小时候,有一个出马仙,他本事挺大,但是他都是用针扎走(仙家众生)的。

 

他死的那天是自己走到坟头上去的。第二天发现的时候,身上都是动物撕咬状。

 

说到底,运势好的时候没办法报复,可人都有衰的时候,一有机可乘,难变劫数,就成不得好死了。真的很可怕!

 

其实想想它们有错么,它跟别人讨债,本来就是讨债去了,最后还被他给扎了。那不是气上加气。”

 

超师兄说的凡事好商量,先沟通讲理,不采取强制性霸道手段,有深远的意义。

 

我认识的道家人士采用的方式,是体制化的处理方法,通过上表于天曹地府等,请雷部、泰山府君等司法程序的介入,然后进行核查判决。

 

而非上来就不分青红皂白,动辄伤害打压诛杀众生,这样必有反噬。哪怕有人采取威猛镇压手段,也要上奏天界,获得上方的恩准,不能自己胡来。

 

人有好坏,鬼神、动物亦复如是。北方的歌师兄跟我谈到了一位老奶奶的事迹,令我肃然起敬,虽然她是出马仙,但不也是一位菩萨吗?

 

以下是歌师兄的自述。

 

慈祥的老奶奶

 

师兄,我是北方的一个孩子,小时候家里就供奉着出马仙,就是一张八仙桌。八仙桌下面供奉着一个酒坛,墙上贴着一个福字。

 

 

仙家就在那个酒坛里面,这个就福神坛。那个时候我就对上香很有兴趣,从小就有。当时我家只是供奉,不是出马仙,超师兄说得对,不是每个人都能出马。

 

 

好的仙家都可以看事保平安,但不是每一个供奉的人都可以出马接香。

 

很多时候,一堂出马仙甚至传承很多代才有一个合适的人能出马,从这个人的八字就能看得出来。

 

我家的就是胡黄、常蟒、清风碑王、阴师出道仙,还有灰家。

 

小的时候,我就经常被附身,后来长大了才没事。那时候被附体,自己会狂笑,小小的年纪就会翻跟头。家里的老人看到都会用棍子打我,让我清醒过来。

 

 

但是,我有自己的意识,知道自己在翻跟头,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就是控制不住自己,这个就是黄家仙。

 

如果是常蟒的话,我会在地上爬,在桌子下面钻来钻去,控制不住地吐舌头,如同蛇吐信子一样。

 

 

我有自己的意识,知道自己做什么,但是控制不住自己,感觉这么做我很开心,欢乐无比。

 

 

我和您说过,祖上必须有满族或者蒙族的血统,才有可能有正统出马仙的传承,而我的祖上是满族,只是我们很久以前就转为汉族了。

 

 

我的哥哥是早产儿,小的时候身体极其虚弱。有一天我的母亲发现我哥哥对着天举手,不停地痛哭,把他抱起来,他就仰着头,高举双手,对着天哭泣,哭得都快断气了。

 

 

我的母亲就抱着我哥哥去找了一个出马仙看,才知道我哥哥是童子命,是泰山奶奶碧霞元君座下一个端茶倒水的童子。

 

 

现在被发现下凡,正要捉拿回去,是我家里的仙家阻拦才没有被带走。

 

 

我哥哥很幸运,遇到一个好的仙家——那位老奶奶,直接让我哥哥认她做干娘,并且也没有让我家给她什么,只是让哥哥磕三个头。

 

她还给我哥哥烧了一个纸人替身,我哥哥就没事了。

 

就这样,哥哥平安地度过了。

 

后来听我的母亲说,当初这位救下哥哥的老奶奶,出马5年左右吧,自己一个人徒步登上泰山山顶,在泰山上跳下去了。

 

据说是因为老奶奶收了很多新生儿为自己的干儿子干女儿,还把他们身上不好的东西都转移到自己身上了。

 

她从泰山跳下去,就是用命还债,而且请碧霞元君加持,不让那些讨债的冤亲债主离开泰山,去祸害她的孩子们。

 

后来据她的徒弟说,老奶奶成了一位神明。

 

从我知道的来说,她的干儿子干女儿,大多数成年都挺不错的。我哥哥就是一名正式的高中老师,而我的堂哥当初也是那位老奶奶的干儿子,现在在国企工作。

 

倾莲池:老奶奶的事迹令人感动,她犹如一位菩萨化现一般,以慈悲心救下那些有童子命的孩子,呵护着他们的健康成长。

 

最后自己舍身还债,还念念不忘那些孩子们。毕竟有慈悲心,最终成了神。

 

对于狐仙、动物仙、精怪扰人的问题,按照超师兄的观点,最好是请有能力沟通的专业人士来商量处理,而不要一厢情愿地解决。

 

我听说过的,有一位天津的佛弟子,听其师父所言,直接把保家仙的牌位扔海里了,人当场发疯,成了神经病。

 

后来遇到一位藏地具德成就上师灌顶加持,才恢复正常。

 

我以前遇到一个人,他家东北的,也是学佛了撤了保家仙的牌位,他爸爸就忽然有心脏病住院了,万分紧急。

 

后来也是重新沟通好,他爸爸才脱险。

 

如果是有无碍神通力的上师,断然不会建议弟子直接把那些仙家众生的堂单牌位之类给扔了。

 

因为怎么说他们也是众生,你的菩提心何在,学佛了就直接打砸丢弃别人的仙堂牌位?解决方法是需要商量、沟通,是去是留再做定夺。

 

 

有的有家族契约,你总不能学佛了突然就撕毁契约吧。故沟通成功的案例中,有的保家仙也成了佛弟子,还吃素;有的回到山上,有空就来看看恩人的家族后代。

 

动物精怪、仙家等,虽然有一定的福报和神通力,但是有的毕竟是畜类,肆意造恶作祟也时有闻之,自古关于狐患的记载并不少见。

 

当然若有真正有本事的人处理最好,而若没有,通过学佛修行也决定可以解决。

 

只是对于一般人,可能没有这么快,需要坚持修法,必能感召佛菩萨或者护法神降临,彻底解决。

但是心态要摆正,不要一心想着去驱赶,而是祈祷佛菩萨能圆满地解决,皆大欢喜,最好不要结下这个仇怨。

 

 

第一世蒋贡康楚仁波切是一位大成就者,根据自传,他有严重的眼病,各种修法都无效,原因是过去世做大译师时,伤害到众生,有只龙不断来报复,导致多生都出现麻风病、眼病。

 

 

而这一世,因为修持了秋吉林巴尊者的伏藏法,才彻底治愈了眼病。即使尊者在那一世已经获得大成就,但是转世再来,业力依然如幻显现。

 

 

也曾听闻有一位大成就上师,为护持三宝的事业,曾以慈悲心诛杀一群恶龙,但是龙众依然来报复,导致上师每次转世,都有腿脚方面的疾病。

 

 

一世敦珠法王的自传中,莲师亲自对法王说:

 

还有我的事业教主玛万仁钦的真实化身阿那弘扬佛法,最后他以前降伏的涅莫那波切依靠发邪愿的力量而转生为尼隆的一个鬼魔,这个鬼魔对阿那制造违缘,使他的寿命缩短,以至于无法利益众生。阿那的百姓眷属以愿力结缘的许多人都成为你的所化弟子,而受持佛教正规。

 

 

过去世降伏过的魔鬼,发邪愿来报仇,导致今生短寿无法广弘佛法。是故还是不要结那种生生世世的恶缘,最好能和解。

 

以下是清朝之故事,作为参考。

 

观音化身

 

北东园笔录·虔奉大士

 

 

广东嘉应州(今梅州)的李肖岩秀才说,道光戊戌年间,他在粤西容县杨梅墟的设馆教书。

 

当时有一个叫孔三的人,是福建汀州人,在杨梅墟经营烟草生意,租用了一个四进的房子作为门店,携带小妾在那里居住。

 

所谓四进,是古代的说法,一进即一个大厅,三进则由正厅和前后厅组成的,四进再加一个偏厅。

 

孔三曾送子女到李馆读书,宾主相处得十分融洽。

 

第二年大年初一,孔三请很多客人朋友到家里喝酒,李秀才也参加了。

 

 

宴席的座位按照年龄大小排序,刚好李秀才与孔三同龄,他是开玩笑地要求见孔三的妻子。

 

 

孔三欣然答应了,呼唤他的小妾出来见面。小妾住在第三进屋,刚出来走到二进客厅前时,三进屋忽然轰然倒塌。

 

在外面的主客都非常震惊,急忙赶过去查看是什么原因,原来是三进屋的栋梁因为年久失修,有蛀虫侵蚀腐朽才倒塌。

 

楼上的积货,室内的箱函,都杂乱地堆放在残砖断瓦之间,一片狼藉。而孔三的小妾因为正好走出来,幸好安然无恙。

 

 

孔三就向在座的宾客们说,自己的这位小妻经常虔诚供奉观音大士,房间里挂着一幅圣像,她早晚都必定净手焚香顶礼。

 

每到斋期,她必定会跪着念诵普门品万遍,闭门独宿。

 

今天如果不是李先生请见,她几乎就死于倒塌的岩墙之中了,难道不是观音大士借助李先生的手来显灵吗?

 

 

于是孔妾更加虔诚地供奉和诵经,墟间的妇女知道这件事的,都开始精勤念诵普门品。

 

杭州的张仲甫中翰(官名)曾对我说:已故的大夫仓场公素来恭敬供奉观音,自述嘉庆十年莅任苏藩时,在清江岸边的舟船上,见到谈韬华观察使(官名)说:

 

我去年出京,在天津盐政珠隆阿的官署中,亲耳听闻珠大人自述说:

 

我的祖先供奉观世音菩萨甚是严谨,母亲受持观音咒尤为虔诚,我也跟着持诵,寒暑无间。

 

先前在庐凤道任内,因为宿州有杀害朝廷命官的大案,我亲自前往督拿,身上几个地方有刀伤,又被矛枪戳中喉咙。

 

刚被戳中之时,我自料没有生还的可能了,猛然念诵起观音大士咒,矛伤竟未透膜,医治不久就痊愈了,至今伤痕还在。

 

 

这天单观察使刚好一同到船上,也说起他的祖母供奉观音最为诚笃,但家中有狐妖作祟之苦,虽然各种祈祷禳解都没有效果。

 

 

一天,有一位妇女来敲门,看起来三十左右,自称能治邪祟。说完用清水遍洒墙角后就离开了,从此狐患果然止息。

 

 

当时问起什么时候能再见,约定为十二年。于是就将这件事用纸记录下来,粘贴在门后面。

 

 

到期时,也就是十二年之后,因为时间太久,家人都把这件事忘记了。

 

 

有一天,忽然有一位老僧人来化斋,吃完斋,忽然就不见了踪影。那时才警醒,原来妇女和老僧,都是观世音菩萨的化身。

 

 

这位老奶奶,因为极其虔诚地供奉观世音菩萨,感召菩萨两次亲自化身亲临,一次是来除狐妖之患,一次是作为福田来受供。

 

 

于莲亭又说,杭州有一位明经(科举贡生),平日里酗酒,喝醉后辱骂嫂子,率以为常。

 

 

某年的元旦,他出门遇到一个乞丐过来讨钱,看样子非常苦,别人都对他不理不睬。这位明经忽然心生怜悯,给他一个钱后就走了。

 

 

后来因为生病,恍惚之间被带入冥府,见到阎罗王斥责他巧佞轻佻,品行极差,命令判官稽查他的善恶册子,发现恶迹很多,善事却只做了一件。

 

 

下令用秤来称,发现竟然善恶相等。阎罗王命令再查是做了什么善事?一查发现是曾经给女乞丐一个钱,原来乞妇竟是观世音菩萨化身。其他人见了都掉头就走,不理不睬,唯有此人给了一钱。

 

 

因为这个善行,阎罗王下令准许他还阳。他复活后,戒酒行善,又活了很多年才去世。

 

 

看这个案例就可以知道,哪里没有鬼神呢?布施一钱就能延长寿命,那么什么事不能为善,什么人不能行善呢?

 

倾莲池:以上都是清朝的案例,其中一位老奶奶,两次亲见菩萨化身;一位劣迹斑斑,因碰到观世音菩萨化身而布施得以延寿。

 

 

观世音菩萨化身无量,有时化身为衣衫褴褛的乞丐,在这个时代也许有些人认为是骗子,但是真的心生慈悲去布施,能积大福。

 

 

菩萨化身,以菩萨为对境布施,这个福田之功德极大。

 

 

有时候我们见到的世间之无常、生死迅速,或许就有菩萨的示现,令众生见到之后生起出离心。

 

 

如此说来,我们可以相信,观世音菩萨、地藏菩萨一直在人间,他们以各种化身来度化众生,以各种身相来启发我们。

 

 

有时候是一个受苦的陌生人,你若生起一丝的怜悯而伸出援助之手,就积累了大福德。

 

 

有时候可能是一个在凡夫眼中看起来很普通的人,也可能是菩萨的化现。

 

 

在《法华传记》中,讲到古代有一个人,在五台山和一位比丘师父一起生活了三年,天天念法华经。

 

 

师父经常和来访的比丘说话,经常对这个人说这是文殊菩萨。这居士也不信,觉得怎么可能呢?

 

 

三年之后,师父要去云游,他也就离开了。后来因缘成熟,有一天才知道,和自己一起生活三年的师父,竟然是海云比丘——

 

 

华严经法界品中,善财童子所参的五十三位善知识中,第二位大善知识。

 

 

这么一位华严法界的大菩萨,与自己生活了三年,还经常和文殊菩萨见面。

 

 

甚至师父直接说这是文殊菩萨,但是自己因为业障、不净的业力,还将大菩萨视为凡夫。

 

 

结果再去寻找师父时,茫茫尘世,再也见不到。

 

愿吉祥!

倾莲池

qlclz001

写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