倾莲池官网

普门秘义梵文版普门品比汉译多出七行偈颂观世音菩萨导归极乐世界

普门品是在汉传佛教,以及日本佛教都被广为流传和持诵的经文,自古以来文献记载的感应事迹,不计其数。

 

普门品出自显宗成佛的经典《妙法莲华经》,历来常是诸山长老讲解和法施的内容,足见这一品的重要性。

 

然此品之微妙义理,有外、内、秘密、极秘等分别,普通大众持诵时,求消灾除障,乃是属于外应,也就是对普门品显浅的解读和应用。

 

如经文有云:若有持是观世音菩萨名者,设入大火,火不能烧,由是菩萨威神力故。

 

常人念诵此句时,会理解为如果遇到火灾了,至诚念诵观世音菩萨圣号,可以入火不焚。古今都有此类验案,如某处的房子都被烧光了,唯有念诵普门品的一家幸免。

 

但是,大乘经典是摄真俗二谛的,何况是了义究竟的法华经。即一个文句,既摄世间法,又通于出世间法。

 

天台智者大师在《观音义疏》中,对普门品提到的火,进行了深入诠释,契合诸佛本意。

火分三种:

 

1、果报火。从地狱向上至初禅天皆有火难。地狱众生时刻被狱火焚烧,或者抱烧红的铜柱,或者被狱卒推入火海,受无量苦。

 

饿鬼支节冒烟,全身焦然。畜生则被用于烧烤,人类有的死于火灾、火难。如果劫尽,初禅天以下天界的宫殿皆被劫火焚尽。

 

 

对于果报火,如有些人业报中应该死于火难的,通过至诚念诵观音圣号,可脱离火海,延长寿命。

 

2、业火。这是指恶业之火,即贪嗔痴,特别是嗔怒忧愁之火,烧尽善根,令行者破戒造种种恶业。有些人一念嗔心,则杀人放火,害人害己。通过念诵观世音圣号,可灭除恶业之火。

 

3、烦恼火。这是指声闻、缘觉根器的人,被见思惑业所恼,称念观音圣号,速出火灾入于涅槃,断生死轮回。

 

所以,仅仅是普门品中的火,就涉及重重法界,不仅仅是你看到的世间之火。

 

这还是显教的注视,在密教,如真言宗,将这一段文句对应于大势至菩萨,于一切诸法中具大势力,灭除众生种种无明烦恼。至诚念观音,契入自性般若,息灭种种业火烦恼火,得大自在。

经云:若为大水所漂,称其名号,即得浅处。

 

这一句里的大水,也是通果报水、业水、烦恼水。在真言宗则对应于多罗菩萨,即绿度母之性德,令众生远离爱欲洪流之难,登于解脱彼岸。

 

经云:若三千大千国土满中夜叉罗刹,欲来恼人,闻其称观世音菩萨名者,是诸恶鬼尚不能以恶眼视之,况复加害?

 

夜叉罗刹既指法界中存在的药叉众生,而深秘则指众生的无明有漏烦恼,通过至诚称念观音,返闻闻自性,契入真如性海,于一切境无住无执,自然能够调入一切烦恼,获得大自在。

 

若复有人临当被害,称观世音菩萨名者,彼所执刀杖寻段段坏,而得解脱。

 

密教将此处对应观世音菩萨的忿怒化身毗俱胝菩萨。

无尽意!观世音菩萨有如是等大威神力,多所饶益,是故众生常应心念。若有女人设欲求男,礼拜供养观世音菩萨,便生福德智慧之男;设欲求女,便生端正有相之女,宿植德本,众人爱敬。

 

无尽意!观世音菩萨有如是力,若有众生恭敬礼拜观世音菩萨,福不唐捐;是故众生皆应受持观世音菩萨名号。

 

此处对应白处尊菩萨。

 

无尽意!若有人受持六十二亿恒河沙菩萨名字,复尽形供养饮食、衣服、卧具、医药。于汝意云何?是善男子、善女人功德多不?

 

无尽意言:甚多!世尊!

 

佛言:若复有人受持观世音菩萨名号,乃至一时礼拜供养,是二人福正等无异,於百千万亿劫不可穷尽。无尽意!受持观世音菩萨名号,得如是无量无边福德之利。

 

此处对应马头明王,专食水草,啖食众生无明业障,安置于妙明解脱果位。

 

在台密的传承,或者秘密的传承里,普门品还有深入的观修法诀,令人证入空性,明心见性。

 

具体窍诀,是在普门品的三偈语处,结三个手印:祈求印、观音禅定印、大觉印,加上不同的禅观秘诀,其中如观修种子字等,能令行者迅速与观世音菩萨性德相应,悟入毗卢遮那海,彻断生死轮回。

 

若是勤加修习至于相应,即使身在一个黑暗的空间里,满室亦能呈现透体的光明。

今天所要谈的是普门品可能遗失的偈颂。

 

普门品之汉译本共有三种:

 

一为竺法护所译之《正法华经》第二十三光世音菩萨品。

 

二为鸠摩罗什译之《妙法莲华经》第二十五观世音菩萨普门品。

 

三为隋代闍那崛多、达摩笈多共译之《添品法华经》第二十四观世音菩萨普门品。

 

其中一《正法华经》全缺偈颂;二《妙法莲华经》在罗什译之初亦无偈颂;至三为隋闍那崛多时始作增补,才有偈文出现。

 

根据普门品偈诵梵文本及藏文本,大体与添品法华经(汉传最流通的版本)一致,同时多了末段七句偈诵,体现观音菩萨永远秉持其本师——阿弥陀佛,救护众生前往极乐淨土之大愿本地。

而这多出来的七句偈颂,目前有两个译本,首先说的第一个译本,是民国女居士吕碧城的译本。

 

吕碧城(1883年?月?日~1943年1月24日),一名兰清,字遁夫,号明因、宝莲居士。女权运动的首倡者之一,中国女子教育的先驱,中国第一位动物保护主义者,中国新闻史上第一位女编辑,中国第一位女性撰稿人,并开创近代教育史上女子执掌校政先例的民国奇才女。

 

她被赞为“近三百年来最后一位女词人”、与秋瑾被称为“女子双侠”  ,诗人、政论家、社会活动家、资本家。 

 

20世纪头一二十年间,中国文坛、女界以至整个社交界,曾有过“绛帷独拥人争羡,到处咸推吕碧城”的一大景观。

 

吕碧城,一名兰清(一说原名吕贤锡),字遁夫,号明因,后改为圣因,晚年号宝莲居士,终身未嫁。

 

生于清光绪九年(1883年),安徽旌德书香门第。吕碧城年幼一番坎坷:少年失怙,家产被夺,夫家退婚,寄人篱下,母妹服毒……

 

谛闲大师在北京讲经,吕碧城请求开示并皈依三宝。有一次偶然读到《印光大师嘉言录》,顿发正信,持戒茹素。

 

下面,刊登民国才女吕碧城对普门品的研究文章。

 

《普门品》中英译文之比较     

 

 ●吕碧城

 

 《法华经》英译有三种:

 

(一)《实法莲华》Lotus of the True Law,但此经用梵文之品Saddharma Pundarika为「东方圣书」之一部分Sacred Books of the East,Volume xxi.一八八四年。

 

克尔恩氏H.Kern由梵文译出。发行处,克拉兰顿书局The Clarendon Press. Oxford,England.

 

(二)《妙法莲华》The Lotus of the Wonderful Law素锡勒氏W.E.Soothill由中国之《法华经》译出,简略不完。

 

(三)贝勒氏S.Beal所编之中国群经Catena of the Chinese Scriptures赅有《普门品》。

 

以上所述三种,予认克尔恩氏所译较为可据,以其直接译自梵文,非展转重译者可比也。

 

其《普门品》与吾国所译者略有不同,凡诸菩萨之名,皆用梵文原名,而不译其意义。如观世音为Avalokitesvara,无尽意为Skshayamati,持地为Dharanindhara等。

 

当予未读英译之前,每诵《普门品》至「应以佛身得度者,观世音菩萨即现佛身而为说法」云云,辄加疑揣。

 

以为既已成佛,何尚待观音之度?而以何身得度之「以」字,犹如《梵网经菩萨戒》之第三十六条「甯以此身投炽然猛火」、「终不以此破戒之身,受檀越礼拜」云云。

 

若按此例,则《普门品》中之「以」字,表明观音为能度,佛为所度,于理未当,谅係译者用笔略欠明析之故。今读克尔恩氏所译之《普门品》云「应被佛所感化者,观世音菩萨即现佛身而为说法」云云,较为妥洽。

 

吾国译者于无尽意菩萨献璎珞之事,谓观音不肯接受,由佛劝告,始肯受之。而克氏所译乃由无尽意再请,观音即肯受之,并无佛从旁劝告之说,未知是否克氏译笔之脱略。其馀虽两译互有差异,无关重要,兹不具述。

 

惟「偈言」则大有不同,且证明中国译之「无垢清淨光,慧日破诸暗。能伏灾风火,普明照世间」之偈,其第三句似属错误。盖克氏所译者,为「其燄炽如火」与上二句及下一句皆相联合,而「能伏灾风火」则与上下文不接洽也。

 

中国译者,每偈四句,每句五字,共计二十六偈。克氏译者则皆散文,共三十三偈,计多七偈。且于第十九偈以下,有无尽意菩萨之答词,谓闻佛说之偈而欣悦。

 

自第二十偈「真观清淨观,广大智慧观。悲观及慈观,常愿常瞻仰。」以至第三十三偈,皆无尽意讚歎之作。吾国译者至「福聚海无量,是故应顶礼」而止。

 

克氏之译,则由此加以第二十七以至三十三偈,以下即「持地菩萨即从座起」以至「皆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与华文译本相同。

 

吾人由于未阅梵文原本之前,于此华英文两种译品,孰为优胜,殊不敢率尔判断。

 

且克氏于第十九偈以下,谓为「无尽意菩萨所说」,于此加以括弧,且注曰:「为后人加注于卷边者」,然则是否无尽意参入之词,抑全是佛说,尚难断定。而全篇结处,有「佛说是《普门品》时」之句,则认诸偈一律皆佛所说,较有根据耳。

 

夫以中英文字之迥异,而两国各译此经,竟能大体符合,异曲同工,亦可谓难矣。惟可惜者,吾华为佛教先进国,竟无梵文之传习,而让诸欧洲,今彼都通巴利Pali或梵文Sanskrit者颇不乏人,此吾国学子,负笈锡兰,为不可缓欤!

 

篇末诸偈,讚扬淨土,说明观世音菩萨居处及来历,尤见完善;且为莲宗有力之证,不亚于《华严》之〈普贤行愿品〉,爰乐为追译,以供参考。至若鉴定增辑,续入经文,则有待于精娴梵籀之法家。自维谫陋,不敢以芜笔率玷莲牒也。

 

    (中英文虽然差别很大,但是克尔恩与鸠摩罗什所译的《普门品》竟然大体符合,异曲同工,确实难能可贵。)

 

倾莲池:吕碧城虽是一代才女,可惜对佛经的用词理解不当。如“应以佛身得度者,观世音菩萨即现佛身而为说法”,她理解为众生成佛了,以佛身受观世音菩萨的度化。

 

很明显她这种理解是错误的,还质疑鸠摩罗什大师的翻译有欠缺,其实不是。直到她看到克氏的英文翻译才正确理解经意。

 

我们知道,应以佛身得度,不是观世音菩萨度化佛,而是众生的根器因缘,应当显现佛身来度化的,即现佛身。可见,对佛经的理解有误,失之千里。

 

至于这句偈:

 

无垢清淨光,慧日破诸暗,

 

能伏灾风火,普明照世间。

 

 

其前面是:

 

 

真观清净观,广大智慧观,

 

悲观及慈观,常愿常瞻仰。

 

很多人读了这句没有什么感觉或者思维,其实这句蕴含着极深的道次第,是观世音菩萨证得圆满果位的修行路线。

 

真观——空观,空一切诸法,照见五蕴皆空,破一切有漏烦恼,断生死轮回。可对应心经的“色不异空”。

 

清净观——假观,菩萨以菩提心故,从空出假,入尘度化众生,而在尘不染,在俗离俗,遍度一切有情。可对应心经的“空不异色”。

 

广大智慧观——中观,即空即假,入世入世不二,真俗一味,生死涅槃无别,证得广大理体,周遍法界,广大无边。这里有一种端茶倒水无非是道的意思。对应的是心经的“色即是空,空即是色”。

 

慈悲观——包括悲观和慈观二观。无缘大慈,同体大悲,成就利益有情之事业,成就庄严万德。

以上是从自利到利他,自度到度他的道次第。

为何先是真空观,即为什么先要色不异空?就是先从假入空,因为你在轮回的因缘法里流浪辗转不已,未能解脱,还谈什么度化众生。

 

所以学佛的初始,都很强调出离心,出离生死,你先要证入空性了脱生死,悟得一切法寂静不可得,生灭灭已,寂灭为乐。

 

这一步,乃是出尘,出离世间,一心修道。悟道之后,大乘菩萨不会像小乘圣者喜欢安住在涅槃境界里不出来了,而是从空出假,也就是乘着大悲心,化身进入六道度化有情。

 

如果你很厌恶这个世间,不想再待了,希望早日开悟,或早日离开,前往极乐世界。但是,终有一天,你一定会回来,一定会来到这滚滚红尘中,建立水月道场,作梦中佛事。

 

故空不异色,从空出假,还是回到杂然的世界,继续修持,继续度化众生。如果诸位佛菩萨不愿意从空出假,都安住在涅槃里自受用,我们还怎么听闻佛法,还怎么知道修行?

 

第三步是空有不二,色即是空,空即是色,也就是中观,即空即假即中,天台的三观之理即是如此。

 

落实到现实中,有不少人都觉得世俗的工作、家庭生活、养家等没有意思,一心投入修行。

 

而当你的境界比较高之后,你就会发现,其实工作、家庭、生活无非是道,红尘即是道场,家庭更是修行的道场。

 

华严经中诸大菩萨,从事各种职业,或作船师,或为国王,或为医生,或为居士,因为在他们的境界里,已经是生灭、垢净无二了。

 

不论他们从事什么职业,工作和修行已经打成一片,时时刻刻不在三昧中,住三昧亦不离于生活工作,二者无二无别,如行云流水,又了无踪迹,化身周遍法界。

 

观世音菩萨既修五观,性德显现,妙用无尽。无明烦恼破尽无余,自性光明遍照世间,能制伏三灾,永离三界火灾,成就佛国净土。

 

吕碧城认为“能伏灾风火”有误,而应是“其燄炽如火”,其实中国古德,乃至密教大德并未说过有误,而是有深意。

 

如能伏灾风火,指身口意三业,三业在乎一心,此心清净无垢染,自然能转内外之灾风火。

 

现在继续说普门品可能遗失,或者未完全译出的偈颂。

 

《雪庐述学语录》李炳南老居士主讲之华严讲前开示:

 

“戊申之春,师开讲华严,语众曰:世尊说法四十九年,华严成其始,法华成其终,二经皆指归淨土。华严普贤行愿品,以十大愿王导归极乐,学者多能知之。法华观世音普门品,亦有偈讚弥陀。

 

英国学者克尔恩氏,依梵本译成英文之实法莲华经,复由中国吕碧城居士译为华文,篇末多偈七首,皆讚扬弥陀之功德,其最后二偈云:

 

至尊阿弥陀,宝座莲华上,

 

花中放光明,照耀最无量。

 

讚彼功德藏,三界无能比,

 

彼为宇宙师,我辈速依倚。

 

吕居士曾谓为莲宗有力之证,不亚于华严之普贤行愿品。故知释迦如来一代时教,自始至终皆重淨土。而华严义理,汪洋冲融,广大悉备,非有大因缘,尤不可得而闻也。

 

台中同修今得而闻之,实由二十馀年听经之功德而然,甚愿珍重,求其毕听,得其指归,心开意解,往生也,成佛也,皆利赖之。”

 

据《 明倫月刊》391期,藏密所撰之華英合璧《普門品》有提及:

 

七句偈颂的后五句,当是《法华经》指归淨土的有力证据,可是在现今流传鸠摩罗什大师所译的版本,何以见不到?

 

据《普门品》英译本出版者的案语说:「或什师当时所据梵本不同。」吕居士是依英国人克尔恩氏的《实法莲华》译成中文,克尔恩氏则是直译自梵本,可信度极高。

 

吕居士译出这七句偈,她也高兴的说:「篇末诸偈,讚扬淨土,说明观世音菩萨居处及来历,尤见完善,且为莲宗最有力之证,不亚于《华严》之〈普贤行愿品〉,爰乐为追译,以供参考。」

 

「华英合璧《妙法莲华经普门品》」,出版于民国二十二年,由上海佛学书局印行。睽违五十年,此书再现于世,诚如雪公说的:「释迦如来一代时教,自始至终皆重淨土。」淨土行人得闻此偈,更应深自庆幸:「顺佛所说,我走对路了。」

 

文末诚挚感谢── 天津汤灏居士及其亲友,为此法宝辛苦奔波,以及莲社执事锲而不捨的悲心愿力,得以一圆这桩功德。

 

倾莲池:多出的七段偈子,梵本皆是继在现在流通的普门品偈语“具一切功德,慈眼视众生,福聚海无量,是故应顶礼”之后。

 

为何当初中国的古德未译出,很大的原因就是拿到的梵本不同,或者梵本有脱漏。

 

这类梵本脱漏其实不少见,道源法师的《金刚经讲录》在说到:

 

“尔时,慧命须菩提白佛言:世尊!颇有众生,于未来世,闻说是法,生信心不?佛言:须菩提!彼非众生,非不众生。何以故?须菩提!众生众生者,如来说非众生,是名众生。”

 

时, 道公师父有这么一段开示: 

 

这段经文共有六十二个字,金刚经的翻译共有六种译本,魏朝菩提流支三藏法师,他翻译的经本就有这一段经文。

 

姚秦三藏法师,鸠摩罗什,他翻译的金刚经,就没有这一段的经文,这是后来的人把他加上去的。

 

为什么会把这一段经文加上去,加上去的人又是那一位法师呢?历史上已无从考据了。为什麽会把这段经文,加在秦译本上去呢?

 

因为从印度过来由弥勒菩萨注解的金刚经本子偈颂上,就有解释到这一段经文的义理。

 

所以后人才把这段经文加上去。为什麽秦译本会少了这一段经文呢?你要晓得,古时由印度要带梵文的贝叶本到中国来是很困难的,那时交通又不便利,由陆地到中国,要经过八百里的大戈壁沙漠,由海路来,随时都有遇到风浪而丧失性命。

 

梵文本子不是纸印的,是用贝多罗树叶写成的,如果搬运的中途,遗失了一片贝叶,或损坏了一片贝叶,这一来,这部经,就会少了一段经文。

 

这部经如果少了一叶,绝对没有人敢随便添加进去的。何以故?因为译场上,有上千人以上,你随便加进去,没有强而有力的根据,人家是不会同意的,这是怕误了众生的慧眼。

 

从这一点,你就可以了解,秦译本为什麽会少了这一段经文的大概原因,那个魏译本为什麽有这段经文呢?因为他是根据弥勒菩萨注解金刚经的偈颂本,与原意相合了,才加上去的。

 

后来的人,有了根据,就把他加到秦译的本子上。从这一点我们可以联想到,我们中国人跟鸠摩罗什法师的法缘特别深厚,特别有缘。

 

很多受持读诵的经本,都是用鸠摩法师翻译的本子,由此可见众生跟他多麽有缘。

 

不但现在大家都喜欢用鸠摩罗什的译本,来受持读诵;就是在唐朝的时候,也是同样的情形,都是欢喜用鸠摩罗什的译本。

唐朝的道宣律师,他持戒清淨,很有感应,得到天人给他送供养,天天吃饭,都是天人送供养的。天人有神通,具足了五种神通,天人的寿命长,看到的事就多。

 

道宣律师就问天人:为什麽鸠摩罗什所翻译的经典,大家那麽欢喜受持读诵?那麽欢喜拿他的译本来讲解?

 

天人就告诉道宣律师:这是因为鸠摩罗什,从七佛以来,就当佛的翻译法师,佛的经典要流通到不同语言的国土去,鸠摩罗什都为他当翻译人。

 

因此他的法缘深厚,跟众生结的缘太多了,这是天人答覆道宣律师的话。现在我们可以从事实上,证明出来,确实他跟我们东土的众生,特别有缘。

 

倾莲池:吕碧城居士所译的普门品最后多出的七首偈颂为:

 

彼如是慈悲,一时当成佛;

 

为世除忧患,我心实悦服。

 

诸王彼为尊,功德富于矿;

 

历劫勤修行,证道最无上。

 

辅翼阿弥陀,侍立其左右;

 

慧力能总持,禅定成无漏。

 

至尊阿弥陀,西方有淨土;

 

阿弥抚众生,是彼常居处。

 

彼国无女人,惟有诸佛子;

 

身从幻化生,皆坐淨莲蒂。

 

至尊阿弥陀,宝座莲华上;

 

花中放光明,照耀最无量。

 

赞彼功德藏,三界无能比;

 

彼为宇宙师,我辈速依倚。

 

又,根据日本森下大圆所著,台湾星云大师翻译的《观世音菩萨普门品讲话》一书所载,在梵文原本的普门品中,尚有一段偈颂,而在目前使用的中文普门品中则无,这的确是一件憾事。   

 

现将该书译出的梵文原本普门品中,过去未翻译的一段偈颂抄录如下:

 

慈悲救世间,当来成正觉,

 

能灭忧畏苦,顶礼观世音。

 

法藏比丘尊,首座世自在,

 

修行几百劫,证无上淨觉。

 

常侍左右边,扇凉弥陀尊,

 

示三昧幻力,供养一切佛。

 

西方清淨土,安养极乐国,

 

弥陀住彼土,调御丈夫尊。

 

彼土无女人,不见不淨土,

 

佛子今往生,乃入莲花藏。

 

彼无量光佛,淨妙莲花台,

 

狮座放百光,如娑罗树王。

 

如是世间尊,三界无等伦,

 

礼赞积功德,速成最胜人。

 

当初鸠摩罗什翻译的普门品少了后面的这段偈颂,应该就是大师拿到的梵本所无,似是一个缺憾。毕竟若由大师译出这段偈颂,文字的用词之凝练、雅致、契理等都非常圆满。

 

关于佛经、咒语的翻译,在藏传,非常强调由成就者来翻译,就是谛语加持力,契合本尊护法之真实意,有本尊护法神的摄受加持,有法流加持力。

 

如以前我引用过的嘎玛仁波切的一段精辟开示:

 

“在藏传佛教的修行中,特别强调清净的传承。因为在清净传承的法脉中,修行人自然会感受到历代传承上师、诸佛菩萨巨大的加持力。

 

这被形容为黄金丝线般的清净传承,对译经的要求自然也很严格,不能随便翻译经文,也不能随便什么人都去编辑经文。经文的翻译,要慎之又慎。

 

比如,现在不少人对度母菩萨有很大信心,《二十一度母礼赞文》也开许有缘大众可以诵读。面对网络上,各种各样的版本,有些佛弟子就陷入了迷惑:到底念哪个好呢?藏语的音译大同小异,而汉语的翻译则表现出较大的不同。

 

我们现在修持的《二十一度母礼赞文》,是布楚活佛翻译的。布楚活佛是中国大藏经研究中心对勘局以前的副局长,康定金刚寺的主持,和尊贵的土登尼玛仁波切从事《大藏经》的校对工作很多年。

 

在藏文佛经的翻译者中,他算是公认的翘楚。作为精通藏汉两种文字的老活佛,他译经的加持力当然比普通人按照自己的想法翻译佛经要大得多。

 

《二十一度母礼赞文》之中,关于菩萨们的描绘与形容,很多人不要说翻译,连念诵出来都有难度。但是,依然还是有不少人以自己的想法,去翻译佛经、解释佛经,但是有没有加持力就很难说了。

 

清净的传承很重要。就像我们开许大众都能参加的莲师荟供,中间有个分享荟供品的环节,大众持诵莲师心咒,每个人会喝到牛奶甘露水,每个人手上都会发一个象征性的糖果或是一颗葡萄等等,吃完这些就可以接着修了。

 

这个过程越快越好,也必须要念莲师心咒。这不是在修行的过程中,你随便想在哪儿停下来开始吃东西、持咒都可以的,这里面有传承的巨大加持力。”

 

以上两个版本的普门品偈颂中,吕碧城居士的翻译,带有现在的通俗词语:如:“功德富于矿”,用功德相比于矿,这样的用词是比较很少见。

 

“阿弥抚众生”,古德往往将阿弥陀佛略称为弥陀,而不会直接称为阿弥。

 

又“宇宙师”就比较现代化了,佛经里很少用宇宙师来作为佛的称号,而是说三界导师、世尊、无上士等。

 

当然,吕居士的整个翻译也是相当不错。第二个版本是由高僧星云大师所译,两者略有不同,但大体相同。

 

若是对你对此梵文本有信心,平常可以加在普门品偈颂的最后面持诵,选择其中一个版本,因为有导归极乐世界的加持力。若无信心,则按照现在通行的普门品持颂即可。

 

从古今的感应录中,有些人一生专修普门品和观音圣号,往生了极乐世界。如据河南省台前县《佛教文化》总第36期1999年3月所载的一个案例。

 

湖北苏逸夫,焚得骨莲花

 

上海/陈晓东

 

湖北省黄石市苏逸夫居士,生于1918年,17岁时皈依佛门。皈依后每日念诵《普门品》和观音圣号,数十年来不懈修行。近年广弘佛法,广结佛缘,远近比丘、比丘尼及男女居士皆尊称他为苏老。

 

1993年8月11日(农历六月二十四日),苏老居士忽把家中子女叫至身边说:“我原拟八月十五日离开人世往生西方极乐世界,现等不及了,一个星期后就要走,现在告诉你们,是让你们有所准备,好在我的弟子已从北京佛学院放假回黄石了。”

他的子女很奇怪,因苏老长期修持有道,身轻体健,耳聪目明,年纪也不能说太大,完全还能健康地活下去,咋会说走就要走了呢?但看他说话的样子,又不象是在开玩笑。

 

8月16日,苏老又吩咐子女说:“明天家中会有很多客人来,你们要多准备些新鲜蔬菜和黄花菜、木耳……”次日,即8月17日(农历六月三十日),白天果然有不少道友来苏老家探望,听苏老说当日就要往生,于是都留下陪伴助力。

晚上,苏老沐浴净身之后,与众人别过,即闭目卧床,低声诵念佛号。家人及道友遵苏老所嘱,亦以极平静的心情,轻声齐念佛号。夜11点不到,苏老在众人念佛声中,如熟睡一般,溘(kè课)然长逝。

 

拂晓,忽有一群鸟雀,飞到苏老2楼居室阳台上,叽叽喳喳叫个不停。最引人注意处,是有6只种类不同的小鸟,过去当地从未见过,没人认得是什么鸟。

 

更奇特的是众鸟中还有一只一尺来长的大鸟,羽毛灰褐,白嘴红脚,撇开众鸟,迳自飞进佛堂,随着众人的念佛声发出和谐的啾鸣。

后来,这只大鸟又从佛堂跳入苏老往生的卧室,沿着床边连跳几圈,又跳到苏老存放经书的木柜前,用嘴啄了几下柜门,这才飞出房间领众鸟一起往西方飞走了。

 

8月19日(农历七月二日),遵苏老遗嘱,遗体送往黄石市东方山弘化寺火化。黄石市佛教协会会长长乐法师主持点火。

 

大火燃起后,众人都看到火焰中突然迸射出一颗豌豆大的白亮光珠,光珠渐渐变大,直至有乒乓球那么大,并变成一朵莲花形状,颜色也由白变红,再由红变黄,金光灿灿。火中显现的奇妙光珠、莲花,足足持续了四、五分钟才慢慢隐去。

 

8月24日(农历七月初七)开龛(kān刊),骨灰中找到许多白、黑舍利子,还有一朵骨舍利花,形状大小跟火焰中所见的火莲花完全一样。

 

倾莲池:普门品非常重要,希望大家能背诵下来,经常读诵,具不可思议之功德利益。

 

 

 

 

 

 

 

 

 

 

 

 



 

 

 

 

倾莲池

qlclz001

写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