倾莲池官网

圣一长老《地藏经讲记·忉利天宫神通品》06朗读

像法之中。有一婆罗门女。宿福深厚。众所钦敬。行住坐卧。诸天卫护。

此乃圣女福厚之文。

 

“像法”者,佛灭度后,佛法流行世间,而有正、像、末之分、例如释迦佛灭度,正法一千年,像法一千年,末法一万年。彼佛亦复如是,正法灭后,像法之时,有一位婆罗门女,出现世间。此女是处女,婆罗门者,此云净行,净修梵行,志生梵天故,是印度之大姓也。婆罗门女,宿福深厚,福有三福:一持戒福,二布施福,三修定福,三福具足,故名深厚。既然宿福深厚,品德纯和,因此亲戚宗亲,人人钦敬。此女内定外慧,三业清净,威仪具足,行住坐卧,常在定中,所以诸天善神,日夜翊卫拥护。

 

其母信邪。常轻三宝。是时圣女。广设方便。劝诱其母。令生正见。而此女母。未全生信。不久命终。魂神堕在无间地狱。

 

此乃女母堕苦之文。

 

其母愚痴,善恶不分,邪正不辨,信仰外道,内起邪见,外轻三宝。三宝是苦海之慈航,敬之得福,轻之得罪,当时圣女见母如此,背觉合尘,以是为非,轻贱三宝,得无痛心疾首耶。乃广设种种方便,又劝又诱,欲阿母舍邪见,生正见,尊敬三宝。但阿母邪见习深,未肯全信,轻心还在。不久阿母命终,魂神随业,堕在无间地狱了。

 

时婆罗门女。知母在世。不信因果。计当随业。必生恶趣。遂卖家宅。广求香华。及诸供具。于先佛塔寺。大兴供养。

 

此乃圣女为母兴供之文。

 

圣女有智慧,据因识果,知母在世,心生邪见,不信罪福,拨无因果,一切罪中,以不信真理之罪最大。计其不信之罪,死后必随罪生于恶趣。如何能救呢?唯有供养,仗三宝之力,方能赎罪。遂卖其家宅,以资财广求香华、种种供物,至觉华定自在王塔寺中,大兴法界供,供养先佛、及现在众僧。以此功德,回向阿母。心大故供大,故曰大供养。

 

见觉华定自在王如来。其形像在一寺中。塑画威容。端严毕备。时婆罗门女。瞻礼尊容。倍生敬仰。

 

此乃敬如来之文。

 

圣女用种种供品陈列在前,至诚供养先佛。举头一望,见觉华定自在王形像,在大殿中,塑画逼真,宛如佛在,威德慈容,相好毕备。圣女至诚作观,一瞻一礼,如在佛前,倍生恭敬孺慕。至诚作观,礼佛功德难思议。

 

过去空王如来,涅槃后,有四比丘,同学佛法,功用力故,逼出无量烦恼,烦恼力大,不能自持,欲作恶业,将堕恶道,忽闻空中声曰:比丘赶快入塔观像,与佛在世,等无有异,四比丘即时入塔观佛像,睹眉间白毫相,即作是念,如来在世,与此何异,愿佛大人相,除我罪垢,由观像忏悔因缘故,八十亿劫,不堕恶道,后成佛果,东方阿閦,南方宝生,西方无量寿,北方成就佛。可知观佛如佛在,礼佛功德难思议。

 

私自念言。佛名大觉。具一切智。若在世时。我母死后。倘来问佛。必知处所。时婆罗门女。垂泣良久。瞻恋如来。忽闻空中声曰。泣者圣女。勿至悲哀。我今示汝母之去处。

 

此一段文,圣女欲知母去处。

 

圣女供佛礼佛毕,欲知母去处,私心自念,佛名大觉,觉一切法,无一法而不觉,假如佛在世,我去问佛,必蒙佛慈悲指示我母所生之处,令我心安。而今佛灭度,谁人能告我,思而复思,不觉垂泪两行。良久,无可奈何。唯要再瞻礼如来,因纯孝动天,至诚感佛。忽闻空中有声,告曰:泣者圣女,勿过悲哀,我今指示,汝母所去之处。

 

婆罗门女。合掌向空。而白空曰。是何神德。宽我忧虑。我自失母已来。昼夜忆恋。无处可问。知母生界。时空中有声。再报女曰。我是汝所瞻礼者。过去觉华定自在王如来。见汝忆母倍于常情众生之分。故来告示。

 

此乃如来,安慰圣女之文。

 

圣女闻空中有声,能示母处,即时仰首,合掌向空,而白空曰:是何方威神大德,宽解我忆母之忧虑。我自失母已来,日夜忆母恋母,无处可问,知母生界。当时空中又有声报女曰:我是汝所瞻礼者,过去觉华定自在王如来,我虽灭度,而法身常住世间。见汝忆母,倍于常人之情,众生是如来所度,分内之事,故来告示。

 

婆罗门女。闻此声已。举身自扑。肢节皆损。左右扶持。良久方苏。而白空曰。愿佛慈愍。速说我母生界。我今身心将死不久。时觉华定自在王如来。告圣女曰。汝供养毕。但早返舍。端坐思惟。吾之名号。即当知母。所生去处。

 

此乃求示生母去处之文。

 

婆罗门女,知空中发声、安慰自己者,非别之神,乃觉华定自在王佛。灭而不灭,法身常住世间,冥中利益众生耳。既知先佛现前,不顾一切,即时举身自扑于地,为佛作礼,至令支节皆损。左右侍婢扶持,良久方苏,醒过来而白空曰:愿佛大慈哀愍,速说我母生处,我今身伤心碎,为见母故,将死不久。

 

时觉华定自在王佛,以声告圣女曰:汝供养毕,提早返舍,此非汝久住之处。返家后结跏趺坐,端身正念,思而复思,念我名号,念久两忘,仗我神力,便到汝母所生之处。

 

跏趺坐,有单有双,若以左足先加右足,复以右足加左足,名如意坐。若先以右足加左足,复以左足加右足,名降魔坐。

 

时婆罗门女。寻礼佛已。即归其舍。以忆母故。端坐念觉华定自在王如来。经一日一夜。

 

此乃精进不乱之文。

 

吾人修行,难得一心不乱。弥陀经云:“执持弥陀名号,或一日,得一心不乱,否则继续念,或二日、三日、四五六七日、即得一心不乱”。

 

佛语不我欺,我们不妨试试,试时切莫生疑。所以古来用功,每以七日为期。能精而不杂,进而不退者,不必七日,三四日而达目的地。

 

今圣女是上根之人,依佛慈教。俄而归家,以忆念早见母故。跏趺端坐,念觉华定自在王如来名号,一日一夜,即得一心不乱。与佛神力相应,便入三昧,即到其母所生之地。

 

忽见自身。到一海边。其水涌沸。多诸恶兽。尽复铁身。飞走海上。东西驰逐。见诸男子女人。百千万数。出没海中。被诸恶兽。争取食啖。又见夜叉。其形各异。或多手多眼。多足多头。口牙外出。利刃如剑。驱诸罪人。使近恶兽。复自搏攫。头足相就。其形万类。不敢久视。时婆罗门女。以念佛力故。自然无惧。

 

此乃一心仗佛神力,身到地狱之文。

 

圣女念佛,一心不乱,仗佛神力,忽见自身,到一海边。此海是业海,作业之人乃见。今圣女仗佛力亦见,其水如沸汤,好多恶兽,其身是铁,飞走海上,东西驰走,追逐男女罪人,其数百千万多,头出头没,在业海中,被诸恶兽,争取食啖。同时又见夜叉恶鬼,其形各异,有的牛头马面,有的狮头象身,如是恶鬼,有的多手多眼,多足多头,口牙向外,利刃如剑,驱诸恶人,使近恶兽,恶鬼复以手搏,再以爪攫,令罪人头足相就,与恶兽食,其受苦之形状,有千万种,令人不忍久视。时婆罗门女,游观地狱,虽睹众苦,以仗佛力故,自然不生恐惧。

 

有一鬼王。名曰无毒。稽首来迎。白圣女曰。善哉菩萨。何缘来此。

 

圣女以三昧力,神游地狱。地狱亦有执宰之官,如人间有地方长官一样。当时地狱官鬼王,主理受罪之辈,其名曰无毒。害人之法,名三毒,贪瞋痴是也。这个鬼王虽治罪人,然心无贪瞋痴三毒,所以其不偏爱某个罪人,而减轻其罪也,不瞋某个罪人,而加重其罪。更不不分轻重,而乱治人之罪。治罪公平,皆由心无三毒所致,故云无毒。鬼王见圣女,形相非常,威仪出类,谅非负罪而来,必乘通而至。故曰:善哉菩萨,何缘来此?菩萨入地狱,一是游观,一是拔苦,故问何缘至此。

 

时婆罗门女。问鬼王曰。此是何处。无毒答曰。此是大铁围山。西面第一重海。

 

 

圣女疑己从来未到过此地,不知此是何处?叫什么名?为善生天,作恶堕渊,圣女多劫以来,未曾造罪,无罪不堕地狱,故不识此处名字。今忽然到此,故问鬼王曰:此是何处?无毒直答,此是大铁围山,西面第一重海。

 

 

圣女问曰:我闻铁围之内,地狱在中,是事实不?无毒答曰:实有地狱。圣女问曰:我今云何得到狱所。无毒答曰:若非威神,即须业力,非此二事,终不能到。

 

 

圣女懂佛经,知四大部洲外,有小铁围山,及大铁围山。“铁围两山间、地狱在其中。”圣女欲徵其实,故问鬼王曰:我闻铁围山之内,地狱在中,是事实否?无毒据实而答曰:实有地狱,如人间实有监狱。圣女问曰:我今生未造罪,何缘而至狱所。无毒答曰:有二因缘:一是威神,游观地狱。二是业力,牵生受苦。非此二事,终无人愿到。圣女闻言,自知神游地狱,奚何疑哉。

 

 

圣女又问。此水何缘。而乃涌沸。多诸罪人。及以恶兽。无毒答曰。此是阎浮提。造恶众生。新死之者。经四十九日后。无人继嗣。为作功德。救拔苦难。生时又无善因。当据本业。所感地狱。自然先渡此海。海东十万由旬。又有一海。其苦倍此。彼海之东。又有一海。其苦复倍。三业恶因之所招感。共号业海。其处是也。

 

鬼王答业造地狱之文。

 

圣女自知亲历其境,何不问明地狱之因,将来好去破之。即问:目前所见之水,何缘涌沸如汤,又多罪人,及与恶兽。无毒答曰:此是阎浮提,造恶众生,将性海变为业海。其水滚沸如汤,于中受诸苦。但地府亦有宽限,如人间一样。新死来者,有四十九日限期,有人代其作功德,可以赎罪、免苦。或自己曾种善因,亦可将功抵罪,否则随其本业,所感地狱,先渡此海,在海中被诸恶兽食啖。此海东十万由旬,(四十里为一由旬),又有一海。前海是身业造罪,此海是口业造罪,其苦倍前,因口业容易造罪,且多故。复次彼海之东,又有一海,其苦复倍,乃意业造罪。意识念念造业,本经云:“举心动念,无非是业,无非是罪”,所以其苦更重。合而言之,身口意三业造罪,自招自感,而成三海,共号业海。其处是也。昔日圣女耳闻,今亲到其处耳。

 

 

圣女又问鬼王无毒曰。地狱何在。无毒答曰。三海之内。是大地狱。其数百千。各各差别。所谓大者。具有十八。次有五百。苦毒无量。次有千百。亦无量苦。

 

圣女但见三海,未见受罪之人,所以问无毒曰:我只见三海,不审地狱又在何处?无毒答曰:三海之内,是大地狱,其数百千,各各差别,种种受苦,狱狱不同。所谓大地狱有十八,上等罪恶所感。次有五百,中等罪恶所感。次有千百,下等罪业所感。随罪轻重,受苦各有差别。

 

 

圣女又问大鬼王曰。我母死来未久。不知魂神当至何趣。鬼王问圣女曰。菩萨之母。在生习何行业。圣女答曰。我母邪见。讥毁三宝。设或暂信。旋又不敬。死虽日浅。未知生处。

 

圣女游地狱,不见生母,乃问大鬼王曰:我母死来未久,不知其魂神当至何趣?魂神者,阳神曰魂,阴神曰魄。人死魂不死,魂神随业受报,圣女恐母堕恶道,故有此问。

 

鬼王问圣女曰:菩萨之母,在生习何行业?行业有三,法句经云:“随其所造业,罪福有果报,恶业堕地狱,善业生天上,高行生善道,得无漏涅槃”。未审菩萨之母,三业之中,属何业耶?圣女答言:我母着邪见,讥毁三宝,但经我时时劝勉,三宝功德,劝时则信,劝后还疑,依旧邪见讥毁。我想死虽未久,但计其业必堕恶趣,故吾急欲求知其生处,方可设法挽救。

 

无毒问曰。菩萨之母。姓氏何等。圣女答曰。我父我母。俱婆罗门种。父号尸罗善现。母号悦帝利。

 

此乃地府查姓问名,方可超度之文。

 

所以我们超度先人,必须写清楚姓名,及亲属关系,方能按名超拔,若是普利将功德,回向十方孤魂,又不同。如圣女度母,鬼王问曰:菩萨啊,汝的母亲姓甚名谁,方可稽查。圣女答曰,我父我母俱婆罗门姓,父号尸罗善现,梵语尸罗,此云性善,即华言善现。母号悦帝利,华言不详。妇必随夫彰名,故先说父次说母。

 

无毒合掌。启菩萨曰。愿圣者却返本处。无至忧忆悲恋。悦帝利罪女。生天以来。经今三日。云承孝顺之子。为母设供修福。布施觉华定自在王如来塔寺。非唯菩萨之母。得脱地狱。应是无间罪人。此日悉得受乐。俱同生讫。鬼王言毕。合掌而退。

 

此乃一人修福,众人蒙庆之文。

 

无毒一闻姓名,合掌欢喜,即时白菩萨曰:圣者却返人间本处、不必再忧母忆母。悦帝利罪女魂神,曾到地府。云承孝顺之子,为母设供修福,兴法界供,供养觉华定自在王塔寺。供佛之福力,令母罪灭福生,已生天上,经今三日。非独菩萨之母,仗佛福力,得脱地狱,此日无间罪人,同时仗佛神力,悉同生天,皆得受乐。鬼王言毕,合掌作礼而退。

 

婆罗门女寻如梦归。悟此事已。便于觉华定自在王如来塔像之前。立弘誓愿。愿我尽未来劫。应有罪苦众生。广设方便。使令解脱。

 

此乃福能灭罪之文。

 

凡夫造罪,统统是有漏罪,漏落生死。假如凡夫造福也,是有漏福,漏落生死。所以,有漏福不能灭有漏罪。唯无漏福,不漏落生死,方能灭有漏罪。无漏福,向何处求?向三宝求。例如圣女,供养三宝,仗三宝神力,方能灭阿母之罪。何只阿母,而且又能普及大众,令地狱同人,同时灭罪,齐生天上。犹如燃灯,不但光明照己,又能照一切人。圣女觉悟,三宝无漏功德,无有自性,无定性之福,周遍法界,能灭法界众生之罪,又能与法界众生之福。悟此事已,即刻到觉华定如来塔像,立大弘愿,悟理发誓,愿我尽未来劫,所有罪苦众生,广设方便,仗三宝无漏之福,令其罪灭福生,乃至皆得解脱。

 

佛告文殊师利。时鬼王无毒者。当今财首菩萨是。婆罗门女者。即地藏菩萨是。

 

此乃结会古今之文。

 

佛告文殊:昔日鬼王无毒者,今日天宫无量菩萨中,财首菩萨是。佛法有七财:一信、二戒、三多闻、四舍、五慧、六惭、七愧。佛法以信为首,华严经云:“信为道元功德母,长养一切诸善根”。佛法大海,无信不入。所以信心清净,方能持戒。善由多闻,闻故能舍。舍则生慧,有慧才能知惭识愧,故信为财之首。财首者,十信菩萨之位也。昔日罗婆门女,因行孝道,感母生天,发大愿,解脱罪苦众生者,今地藏菩萨是。

欢迎转载,法布施功德无量

 

 

 

倾莲池

qlclz001

写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