倾莲池官网

关于命运业力思想跳楼瘫痪者诵地藏经半年后行走如常

这些日子,收到太多留言分享,有的是自述学佛经历和感应故事;有的则是不断诉苦,自己的婚姻如何糟糕,身心疾病如何严重,孩子如何不听话……

 

有些学佛多年,甚至曾经修过甚多数量的出世间法门者,现在仍希望我能找高人帮他看看,出乎我的意料。

 

因为我一直觉得,你有一颗出尘的心,看淡了红尘中的种种,那些神通感应,其实可以跳过的。因为你的注意力都集中在戒定慧和止观上,你是内修,而不是外求。

 

若是想请神通观察指引你的修行,我的建议是慎重考虑,甚至坚决反对。

 

很多世间的神通者,神通真假难辨,而且不具足佛法的闻思修,怎可轻易将你的法身慧命交与他人?

特别是见有的人去找人观察,说不要诵地藏经,否则会如何如何,这些都是不具正知正见的人士。有的就这么被误导了,非常可惜。

 

人类生活在五浊恶世,死缘、恶缘极多,灾患不断。莫说普通人,即使是高僧大德,也不免遭受种种障难、命难。

 

如1951年,虚云老和尚112岁,亲历了震惊中外的事变,老和尚受十个壮汉毒打。

 

据《虚云老和尚自述年谱》云:

 

先是三月初一日。将师别移禁一室。门封窗闭。绝其饮食。大小便利。不许外出。日夜一灯黯然。有如地狱。

 

至初三日。有大汉十人入室。逼师交出黄金白银。及枪械。师言无有。竟施毒打。先用木棒。继用铁棍。打至头面血流。肋骨折断。随打随问。

 

师即趺坐入定。金木交下。扑扑有声。师闭目不视。闭口不语。作入定状。是日连打四次。掷之扑地。视其危殆。以为死矣。呼啸而出。监守亦去。

 

侍者俟夜后。扶师坐于榻上。初五日彼等闻师未死。又复入室。视老人端坐入定如故。益怒。以大木棍殴之。拖下地。十余众以革履蹴踏之。五窍流血。倒卧地上。以为必死无疑矣。又呼啸而去。

 

入夜。侍者复抱师坐榻上。端坐如故。初十日晨。师渐渐作吉祥卧下。(如佛涅槃像。)经一昼夜。全无动静。侍者以灯草试鼻孔。亦不动摇。意圆寂矣。惟体尚温。颜色怡然。

 

侍者二人守之。至十一日晨。(即四月十六日。)师微呻吟。旋扶之起坐。侍者告以入定及卧睡时间。师徐语侍者法云等。神游兜率听法事。

 

夫甚深禅定境界。苦乐俱捐。昔憨山紫柏受严刑时。亦同此境。此非未证悟者所能代说也。

 

经此数日。行凶各人目睹师行奇特。疑畏渐生。互相耳语。有似头目者。问僧曰。“为甚么老家伙打不死的。”答曰。“老和尚为众生受苦。为你们消灾。打不死的。久后自知。”

 

其人悚然。从此不敢复向师施楚毒。惟事情扩大至此。所图未获。更恐泄漏风声。故仍围困。及侦查搜检。对各僧人。不准说话。不准外出。即饮食亦受监视限制。

 

如是者又月余。时师所受楚毒。伤痕并发。病势日增。目不能视。耳益重听。弟子虑有意外。促师口述生平事略。随录为自述年谱草稿。正此时也。

 

倾莲池:虚云老和尚是开悟者,神通力不可思议,仍受此业报,令人唏嘘不已。当然也可能是老和尚的密意示现,亦不可知。

 

在那段时间里,虚云老和尚入定神游兜率天内院见弥勒菩萨。据《虚云老和尚自述年谱》中,老和尚所述:

 

余顷梦至兜率内院。庄严瑰丽。非世间有。见弥勒菩萨。在座上说法。听者至众。其中有十余人。系宿识者。即江西海会寺志善和尚。天台山融镜法师。歧山恒志公。百岁宫宝悟和尚。宝华山圣心和尚。读体律师。金山观心和尚。及紫柏尊者等。余合掌致敬。

 

彼等指余坐东边头序第三空位。阿难尊者当维那。与余座靠近。听弥勒菩萨讲《唯心识定》未竟。弥勒指谓余曰。你回去。

 

余曰。“弟子业障深重。不愿回去了。”

 

 

弥勒曰。你业缘未了。必须回去。以后再来。并示偈曰。

 

识智何分 波水一个 莫昧瓶盆 金无厚薄

 

性量三三 麻绳蜗角 疑成弓影 病惟去惑

 

凡身梦宅 幻无所著 知幻即离 离幻即觉

 

大觉圆明 镜鉴森罗 空花凡圣 善恶安乐

 

悲愿渡生 梦境斯作 劫业当头 警惕普觉

 

苦海慈航 毋生退却 莲开泥水 端坐佛陀

 

 

以下还有多句。记不清了。尚另有开示。今不说。

 

 

倾莲池:按唯识学的说法,每个人的人生并不完全由第八意识的业力种子所决定,也就是你再糟糕,不完全是业力的因素,还有思想的因素。

 

第六意识的思维和业力交杂互动,呈现了你现在的人生命运。而思想可以主导、引导业力,业力令你有苦乐之报。

 

你不能将人生的失败完全归罪于业力, 那是不圆满的见地,你的人生还受思维、意识的深刻影响。

 

所以,古代那些关于改变命运的书,如《了凡四训》和《俞净意遇灶神记》,非常强调修正你的起心动念。

云谷禅师教授袁了凡的改命之方,也是从性格、心性开始转变,然后再结合事相上的修习,如行善积德,持准提咒。

 

一般来说,你在事相上修法,如念佛、拜佛、放生等,如果没有加入心性止观的修法,包括持咒,若无关禅定摄心,按一些大德的观点,属于第八识的修法方式。

 

而第六意识的修法,即摄心、转念,因为第八识的业力种子之成熟起现行,会受到第六意识的熏习影响。

 

如果你想改变你的人生命运,首先要从转变思维模式,闻思建立清净正确的见地开始。

 

净界法师讲《摄大乘论》之唯识学:“临终的时候,你不断忆念某一件事,就容易碰触这一部分业力,使它容易成熟。”

 

 

其实不仅是临终,平时你的心之忆念,也会影响哪部分业力优先成熟。故法身寺经常教人要以欢喜心忆念功德而发愿,令果报快速成熟。

 

同理,那些过于迷信沉迷八字定命论的,就会调动定业优先成熟,即使修很多功德也见效缓慢。故不要过于迷信命理八字,而是相信三宝和因果!

 

常人遇到问题、窘境,在外境的刺激下,会引发不同的思维和解决方案。

 

1、向外去求捷径,如哪位大师高人拉自己一把,就可以度过危厄,或者求人观察告知原因。

 

2、因果的法则却是超越神通的。你看古今的那些地府的因果案件,天界地府的北斗七星、阎罗天子、泰山府君等,是掌管人的生死祸福。

 

他们的掌管是基于每个人的善恶福报来管理和安排,并非是任意决定,也就是看你造的善恶业来执行因果。

 

这样说来,他们的运作方式,就不是普通人的以为的,你不断地哭诉自己有多苦,他们就要来帮你,而是根据他们的法则律法来助人。

 

如果你想转变,方法就是利他,积累福报、行善积德,而这才符合他们执行因果的法则,否则你哭得再惨也枉然。

 

在《寿命是自己一点一滴努力来的》中,作者是台湾一位陈女士的四个孩子,据算命先生所言,本应命丧于火灾,她命中无子女。

 

但她和孩子们因资助一陌生重病人之阴德,后来家里发生火灾时,大火跳过她家,且有人看见,有白衣人在空中往她家洒水。

 

白衣之神现身救助,地府愿意放过这位女士的几个子女,不是因为她可怜,而是她的几个孩子见到陌生病人急需要钱时,他们急着劝妈妈慷慨解囊。

 

这位女士也是很大方地资助了病人。

 

因为她和孩子的利他之行,使得孩子免除了死于火灾的定数。

 

孩子们打破了命中的死劫

 

以下是作者自述的故事,摘自《寿命是自己一点一滴努力来的》:

 

老天爷有没有眼?看看我的经历再说。

 

一九八一年,大约五、六月间,天气很闷热。孩子们想出去走走,而我也想顺道去日文书局找些最新出版的编织手工艺教材。

 

我们经过衡阳路交通银行走廊,忽然跑出来一位老先生,非要给我算命,我摇摇头,也摆摆手,一再的拒绝他,没有想到这人竟然变的好颓丧,似乎有难言之隐。

 

大女儿不忍心,便拉扯着我的手:“妈,给他算算命好吗?捧个场,让他赚点钱好吗?这老伯伯好可怜唷!”

 

我本来很讨厌算命,对这些摆地摊的江湖术士,也从来没有甚么好感,但孩子们的慈悲善良,使我不敢见死不救,只好让孩子们拉扯到算命老先生的摊位上。

 

算命老先生端详了我很久,看过我的双手,也一一看了我每个孩子的双手。

 

他说:“不用再看下去了,不必收钱,万般皆是命,半点不由人。”

 

我的孩子们很过意不去,坚持要我给这算命的老伯伯一些钱。

 

我从皮包里拿出三千元来,双手恭恭敬敬的奉上薄仪,但这老先生比我更坚持,他一定不收我的钱,这样一来一往,几乎把孩子们给急哭了。

 

最后孩子们一齐苦苦哀求这位老伯伯,告诉他这不是算命钱,这只是孩子们孝敬他老人家的一点点小小心意罢了。

 

这算命老伯伯终于收了下来,突然两个眼眶红红的摸摸孩子们的头,他哭了,他喃喃自语的念念有词:“唉!老天没眼,老天真是没眼!”

孩子们跟他说再见,他挥挥手,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神情显的非常哀伤。

 

后来,我们路过新公园,看到大门口围观了一大群人。孩子们爱凑热闹,一个箭步便赶上前去,钻进去大人墙的夹缝。没多久,孩子又跑回来,硬拉我去看,我总觉的人多的地方不要去比较好,但孩子们一直吵个没完,我只好跟着前往查看究竟。

 

原来,有位太太跪在地上,向大家求救,她的孩子出了车祸,在台大医院急救,需要一笔巨款。

 

我这些宝贝儿女又走不开了,他们一定要我伸出援手,还告诉那位太太:“不用跪了,我妈来了,她一定会帮您忙的。”

 

他们合力把那位太太扶了起来。

 

我那天不但身上所带的钱全给掏光了,还向邻近开眼镜行的客户周转了一笔巨款,陪那太太到台大医院缴清所欠庞大医药费。

 

这些事都办妥当了,孩子们才肯放过我:“妈,谢谢您!我们不再找您麻烦了,我们回家吧!”

 

一个月后,我们家突然四面八方全是大小蚂蚁,成行军队伍,向我们家一路攀爬过来,布满我们家每一片墙壁,我怕踩到他们的行列,赶紧去买了二十多张小板凳,排出一条条康庄大道,遍撒白糖及其它食物,还洒一点水,来犒赏他们一路行军到我家作客的辛苦。

 

孩子们看蚂蚁密密麻麻地布满整个屋子,好是害怕,连办公室的小姐,也非常害怕。但孩子们都很听话,不敢伤害他们,也不敢打扰他们。

 

孩子们知道“来就是客”,也知道待客之道。

 

就这样,约莫十来天,蚂蚁一群群的蜂拥而来,几乎挤破了我们的家。

 

夏天真的到了,孩子们全放暑假,也全留在家里。而我忙进忙出,总抽不出时间来陪孩子们渡假,只好找办公室的小姐来帮忙照料孩子们的功课和日常生活。

 

有一天,我去开会。电视上正在播报新闻。

 

据说,台北市中心地带,靠仁爱路段,正发生一场大火,十分猛烈。

 

由于我正在主持会议,没有办法分心去听清楚到底甚么地方出了甚么事。

 

直到下午四点半左右,我们散会了,我才随着爱看热闹的同仁,一起前往火灾现场。

 

路上,我问开车的同仁,“我不急着回家,我要去看哪里发生火灾,您为甚么往我家走呢?”那同仁没有回答。或许距离火场不远,我们很快就到了。

 

邻座的同仁,把我摇醒,我可能太累,竟然在车子摇摇晃晃中不自觉地睡着了。

 

我一张开眼睛,突然哇地大叫一声:“这是我家呀!”

 

我顾不了一片火海,便往三楼冲,但消防队员和警察先生制止地抓住了我。

 

“我的孩子呢?我的孩子呢?”

 

后来,消防队为我喷洒出一条小小火巷,紧急派了三个人陪我上了三楼。

 

我们家的门已烘的热腾腾地,不能碰,也膨胀到不能开。

 

消防队员用力把门敲破,踢倒,我们才小心翼翼的侧身闪了进去。

 

里面全是浓烟,甚么也看不到,我大声哭喊着孩子的名字,一个一个叫,但却一点声响也没有。

 

这下,我已两脚酸麻人也快晕倒,我真的快疯了,我真的撑不住了。

 

突然,消防队员踩到一堆人,原来,我的孩子搂抱成一团,吓昏在地上刚买回来的旧书堆上,办公室小姐则躺在另一端。

 

消防队员、警察、还有我,合力把小孩子及办公室小姐背下楼急救。

 

很幸运的,呛伤不重,当天夜晚,便完全回复清醒了。

 

消防队员说,地板烧的那般烫,连书都烤焦了,要是吓昏后直接倒在地板上,这些孩子应该全成了焦尸,没有可能存活了。

 

消防队员说:“您们家道德一定很好。”

 

大火扑灭后,左邻右舍的楼房,全毁了,没有幸存的,我们这一栋,从一楼、二楼直到最顶楼,也全烧光了。

 

 

但很意外地,大火却跳过三楼我们这一家。

 

消防队员说:这一楼烟雾弥漫,想喷水都看不清楚这房子有三楼,好像消失了,所以,这一楼连半滴水也没喷到。

 

我想,我屋子里有十多万册珍贵藏书,如果喷了水,我今天就一无所有了,而那远道前来我家作客的蚂蚁,千军万马,也必全部死亡,那就太可怜了。

 

又紧紧毗连的左右楼房全陷入火海,把我家的墙壁,及靠壁的角钢书架全高热烫软了,所有的书也烤焦冒烟了,但却未燃烧。

 

消防队员说:“这是奇迹,怎么有可能呢?”

 

然而,这些书要真的闷烤到起火,而真的燃烧起来,那我家还可能有活口吗?

 

我家屋子里满满地全是书,这可是最容易着火的纸耶!

 

 

围观的群众争先恐后地抢着告诉记者说:“三楼刚刚在浓烟中消失了,而且在浓烟中,可以看到穿白色衣服的人在空中洒水,并且把火拨开。”

 

隔壁楼房的人也跑来了,他们与我相接的三楼里,放置有三筒大钢筒的瓦斯,大火时,大钢筒全在高热下熔化成一团团的圆球,但为甚么没有爆炸呢?

 

如果爆炸了,我们家四个孩子和办公室小姐,岂不个个粉身碎骨!我听了,整个背全凉透了,一身直冒冷汗,真的好险唷!

 

九月开学,孩子们要买钢琴教材,我们又一齐到衡阳路。

 

当我们经过交通银行走廊时,突然前面窜出一个老先生,张开双手,一下子紧紧搂住孩子们抱着不放,很激动,又很吃惊地问:“您们怎么还活着?您们怎么会没事?”

 

他铁口直言不讳的说,我命中根本没有半个子女,过了这夏天,所有的孩子都会葬身火窟而死。

 

他看我的孩子都很慈悲善良,所以,觉得老天太不长眼睛了,那天我们走后,他甚至哭到不能不收摊而回家休息。

 

他很舍不得我这些孩子死掉。但他爱莫能助,束手无策。因为“阎王注定三更死,谁敢留人到五更”。

 

他说:“我哪有这种留人的本事呢!”他很惭赧疚歉。

 

我告诉孩子,应该称呼他爷爷,何况这位老先生在台湾无亲无戚,就把他当作自己亲生爷爷吧!他这般疼你们,也曾这般深情的爱过你们。

 

说不定就因为他的眼泪,你们这些孩子今天才能大难不死,而侥幸的活了下来。

 

那一年,我的孩子最大的还没小学毕业,最小的还没入幼稚园,二女二男,一共四个。

 

最后,关于堆在地板上的旧书,是我们家孩子最讨厌的,时常挡了他们的路,真是碍手碍脚。

 

但这些书是我为了帮忙旧书摊一位生活困难的老先生,把他卖不出去的废书,全数给包了下来,以免他老人家舍不得丢,又没人要,整天搬上搬下,而把自己弄的太过劳累,伤了身体。

 

没想到这些书却救了我们一家大小五条人命。

 

人的一生,总有一些料想不到的意外事,完全无法做合理的解释,或许这就是我们人所说的神吧!

 

所以,人的营谋计算,时常会失灵,时常会失策,因为人总忘了老天也有一算。

 

我这一生,一路走来,深深领悟到人的渺小,我觉的人绝对不可太自满,不可太自我,更不可太自信。

 

毕竟,人还看不到神,而神对人,却了如指掌。

 

倾莲池:陈女士命中无子,所有的孩子都会死于火灾,这就是定数,也是业力。

 

而这个定数,也不是世间的高人所能左右和改变的,因为一是业报的成熟,二是地府阎罗王那里有数,谁能改地府的生死簿?!除了他们自己!

 

陈女生和孩子们行利他之阴德后,符合法界的律法,得以改命延寿。

 

以前我说的崇左市那位黄师傅,她看过一对夫妻,命中无子,怎么求都没有用。

 

后来他们去放生鲤鱼,花两天时间,在南宁到处布施乞丐,见乞丐就布施,不久还真有了孩子。

 

这就是因果法则,每一个众生,都必须走自我解脱之路。

 

当年佛在世时,琉璃王兴兵灭释迦族,目犍连尊者想用神通力救下释迦族人。据《佛说琉璃王经》所载:

 

“大目揵连。前白世尊。是何足言。我之神力。正觉所究。能以右掌。举舍夷国。跳置空中。上不至天。下不至地。琉璃王杀焉能得乎。

 

佛告目连。知汝威德。过足如斯。宿命之罪。谁当代受。

 

又曰能以铁文笼。疏遮此国。上又以钵覆。使无形候。掷置他方异土。又以四披须弥山。南内着于山。然后合之。各得所安。又大海水。深广之量。三百三十六万里。我以此国。浮置中央。令诸人民无往来想。

 

又一以此国。倚须弥山顶。复能倒覆。令无毁害。又下没之金刚地际。又打掷于琉璃王众四种之兵。置大铁围山表。使两怨敌不相讨伐。

佛言善哉。世尊信汝此十威力。能办此举。舍夷贵戚。宿世殃罪。孰堪毕偿而代受者。”

在佛的十大弟子中,目犍连尊者神通第一,他向佛说,要以神力把释迦族人的迦毗罗卫国(即舍夷国)放置空中,看琉璃王你能怎么办?

或想以神通力覆盖此国,或者放于大海中央,或者放于须弥山顶,或下置于地底。即使尊者有如此不可思议的神通力,但是佛还是说,释迦族人的宿世罪业,无人可以代受。

释迦族最终还是被灭族了。

这个故事的意义,揭示的是佛菩萨之神力,无法转变众生成熟之业力,除非众生自己愿意去修,去断恶行善,与佛菩萨相应。

 

上个世纪的世界大战,死伤无数,法界中无数的佛菩萨何尝不知,他们悉知悉见,但无法以神力救下他们。每一个能被佛菩萨加持救护的,都有种下被救护的因缘。

 

在《法句譬喻经》中,说到目犍连尊者不听佛言,将四五千个释迦族人放在钵中,然后将此钵高举至于星辰之间。

 

等琉璃王杀完释迦族人回国后,佛告诉尊者,你去星宿之际看看钵中人还在否?

 

尊者以神通力,将钵从中星空拿下来,往里面一看,所有人都死了。

 

“还白佛言。钵中人者今皆死尽。道德神力不能免彼宿对之罪。”

 

尊者返回对佛说,神通力不能免除他们的罪业报应。

 

“佛告目连。有此七事。佛及众圣神仙道士。隐形散体皆不能免此七事。于是世尊即说偈言:

非空非海中,非隐山石间

莫能于此处,避免宿恶殃

众生有苦恼,不得免老死

唯有仁智者,不念人非恶”

 

众生的宿业成熟恶殃,即使佛菩萨、神仙、有修行之士为之隐形散体都不能免除报应。甚至阿罗汉尊者的业成熟了也无法免除,连佛尚且示现受报。

 

可见,众生还需自己修,自己了宿业。

 

再看一个著名的故事:

唐朝李钰担任唐州泌阳的守尉时,有一天有几个北方盗贼偷袭都城。他当即带一名随从去追击他们,但是追了很久也没追到。天很快就黑了,只好在路旁一个空房子暂时休息。

 

半夜突然听到有路过的车声,李钰怀疑是盗贼路过,连忙叫随从前出去盘问。谁知随从见到车中之人一丈有余,面带蓝色,吓得魂不守舍,急忙跑回来向李钰报告。

 

李钰听后立即上马追上前询问车中所载何物。车中人说这是京西即将遭遇劫难而死去人的名册,我马上要将它呈送到天上去,你李钰也在其中。

 

李钰听后大惊问道,有什么方法才可以化解这场劫难。车中人坦承地告诉他,你若能天天念诵摩利支天菩萨七百遍,然后仰望虚空,将所得功德赠与天曹圣贤,则死籍可销,免除兵戈之厄。

 

李钰深信不疑,回去后每天诵持摩利支天菩萨名号,并告诉其他人这个方法,最终他们都逃过这场灾难了,得一生平安。

 

李钰能免死的原理,和台湾那位陈女生的子女延寿,是一致的,都是利他!只是李钰的方法是回向给天曹诸神,而陈女士是救人。

 

有师兄说,有人去找李居士后,因为发现李居士没有给他消除灾难、转运,而是劝说回家好好诵经,烧供福德正神和冤亲债主,就感到非常失望。

 

这种期待他人助自己改命,只索取不愿付出的思维模式,其实就是与三恶道相应。

 

目犍连尊者的母亲落入地狱,尊者给他一碗饭时,她还要用手遮住,生怕别人来抢,这就是饿鬼的习气。

 

同理,你真想改变人生命运,不思利他、付出、供养和布施,仅求自己之利益,只知道索取,不会有真正的改变。

 

本次的地藏法共修之中,有一个回向内容,会给大家带来甚深的利益,即——

 

“回向大吉祥天女、梵王、帝释天、四大天王、坚牢地神、阎摩天子及其眷属等一切天龙八部护法神,福德威力悉增长,众善普臻证菩提。”

 

当一群人合力,聚合诸功德之力一起如此回向时,一定会给法界带来波动,一股强大的法流力量,引向大天。那些大天会警觉、关注诸位师兄,并给予加持,所以非常随喜每一位参加共修的师兄。

 

有人问,地藏共修是否还能参与,当然可以,目前报名加入没有设置截止日期:2019年倾莲池读者地藏法共修通知与参与方式

 

又如供灯水、烧供,哪怕喂养蚂蚁,都是一种利他之行。明天即使烧供地藏菩萨·阎罗天子·诸大鬼王,以及烧施鬼道众生,即将举行,非常随喜赞叹诸位师兄的功德。

 

绝望中的奇迹

 

有位师兄分享:

我有位前同事,之前患有抑郁症,在去年跟老公争吵时,一气之下,从五楼跳下。

 

 

当时就瘫痪在床了,医院里的大夫说,有可能终身瘫痪,我去年去看她时,躺在床上,非常可怜,腿上都打满了钢钉。父母家人都嫌弃她拖累,都不愿管她了。

 

我当时求助一位法师,法师求助地藏王菩萨给她一条佛路,并加持她,让她念地藏经。

 

佛菩萨真是慈悲不舍一人,今年她已经正常走路了,买菜做家务,都不受影响了。法师来道场时,她自己坐车来皈依。

 

五月份去医院复查时,大夫都不相信,能恢复得那么快,都特别惊讶。她就高兴地到处说,佛菩萨救度了她,现在抑郁症也好了。

 

她当时盆骨都碎了,根本无法坐着,师父说,坚持念地藏经,后期还可以有自己的孩子。

 

当时出事后,我想帮她,给她找了几位有神通的师兄,都说,定业难转,很难站起来。

 

当时的地是石灰地,落在一个破轮胎上了,不然就没命了。师父说她,前世诽谤三宝,推倒佛塔,当有一劫,换颗心,让她重新活,现在已经是三宝弟子了。

 

她之前还找算命的算,都没算出来这个劫难,事情发生后,她天天哭,不想活了。

 

现在经常朋友圈,晒日常,除了不能跪着,站在跟前,完全看不出来,跟正常人不同。

 

听她讲有梦,梦到跪着念经时,见到一光头和尚。

 

因为她对人生完全没希望了,天天除了哭就是死。当时盆骨,腿部都是钢钉,家人还不信佛。

 

现在她的功课是大悲咒和地藏经,师父让她的地藏经别断,会越来越好。

 

倾莲池:能在逆境中对佛法有信心的,都是有善根福德之人。也可以这么说,对佛法,对地藏菩萨的信心越大,对因果深信不疑的人都是有大福报之人。

 

而你对佛法的信心越大,就会对世间的神通攀缘越少。

 

反思之反思

 

昨天有个新加我微信的人,想找神通观察,原因是:待业,经济太差,人缘很差,身心不是很健康因为这四年血压不稳定,焦虑担忧自卑,想知往生三四年的先父于何处,和想皈依具德上师得到加持传承,好有强信心修佛法……

 

我直接劝他别浪费时间,而是应该将精力用在反思、修法、做好世间法上。比如,你人缘差能怪谁呢,如果你与人交往时,总是让人不舒服,谁会愿意与你交往呢?

 

经济太差,没有工作怎么有收入呢?

 

这些问题,都要从根本上去解决,从改变心性和净障集资上用功,而不是将希望寄托于他人。

 

如你与人交往时,总是带刺,或者常把聊天聊死,你找谁也不会改变你的现状。

 

同样的,你的福德能力不足,找谁也无法给你好工作,丰厚的收入。若无福报,财神站在你面前也无法令你发财。

 

大众对神通过于迷信了,真以为神通是万能的,其实各有局限性。连佛都无法灭除释迦族人之业力,连目犍连尊者的神通力在众生的定业面前,都无能为力,何况今人?

因为看到这种奇怪的现象,不将精力用于心性的修行和积累福德资粮上,违背了我的初衷,故那些新加我微信,备注提及求助观察的,都不再通过。

 

就像存不住钱的,也想找人看看;昨天还有修法没有感应的,也想找人看……

 

一旦向外的攀缘过度,就会弱化自己的思维能力,且将本来改变命运的力量,都分散在外在上。

 

我还是希望学佛的师兄们,特别是我文章的读者,是一群有闻思、有智慧、有担当、有福报、有利他愿力群体,而不是张口就是求助于人,道德绑架,或者找神通观察。

 

这样才能在末法时代,行使自利利他的佛行事业。

 

因此,本次的地藏共修发起之后,未来我还计划发起更多积累福德资粮的共修活动,乃至请上师、师父指导,有关于闻思和禅修的共修。

 

以令大家的福慧增长,同时发菩提心,在末法时代,护持三宝,利益有情。

 

上次听师姐说,有些人挺看不起佛教徒,觉得动手能力太差,生存能力也不行,属于弱势群体,还喜欢道德绑架。

 

虽然这个观点不完整,毕竟只是一部分现象,但也是令人感到遗憾,毕竟佛弟子,佛之弟子也,佛者谁也?三界之至尊,智慧福德无人能比。而佛之弟子理应如此。

 

这值得佛教徒反思。

 

比如我多次发起的活动中,涉及到填写表格,有的明明备注有勿写汉字或者单位,只能写数字,否则无法提交。但是还是有很多人因为写了单位而无法提交,然后纷纷来问我。

 

如果是年老的师兄遇到这种问题倒无妨,而不算老的,还总是犯这种失误就不太应该了。正如有时候我写文章,明明黑体字附有相关人士的联系方式,还是有人来问怎么联系。

 

撇开佛法,从世间的角度,如此思维迟钝,动手能力如此弱,如何在各个领域的竞争中胜过他人,如何获得世间法的事业成就?

 

是故,还是回到根本,平常既要修福德,你既要供养佛菩萨、放生、布施,又应当修持智慧,提升你的思维能力,乃至般若之智慧。

 

祈愿,诸位师兄,开始有一个转变:

从求助高人,变为高人,不是说神通广大,而是具足福慧、咒力、悉地。

 

从求助者,变为助人者。

从汲汲以求自利者,变为利他者。

 

从自渡者,变为渡人者。

 

 

 

 



倾莲池

qlclz001

写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