倾莲池官网

圣一长老 地藏经讲记忉利天宫神通品01朗读

地藏经三卷,十三品,大意如下:第一天宫神通品,与第二分身集会品,此二品明地藏乃能化之主。大士分身无量,深入泥犁,以孝行化,令出三途,生人天之幽冥教主也。

第三众生业缘品、第四众生业感品、第五地狱名号品,此三品明地藏所化之机,即不孝双亲,不敬三宝,造业受苦者。第六如来赞叹品、第七利益存亡品、第八阎罗王赞叹品,此三品明度生之缘,即烧香诵经,造幡造像,种种善缘也。

 

第九称佛名品、第十校量功德品、十一地神护法品、十二见闻利益品、十三嘱累人天品,此五品明成佛之因,即令人至诚念佛,布施财法,度尽众生之菩提正因也。若明乎此则全经大旨洞然。

 

“忉利”是六欲第二重天,此云三十三,在须弥山顶,四埵各有八天,中央善见天,是帝释所居,帝释是天王,余三十二天是天子所居,合称三十三天。如来出世,佛母七日殁,生此天。佛将灭度,故升天为母说法,以报母恩。佛在忉利天的天宫里现大神通,召集会众,故名“天宫神通品”。“神通”二字,在中国易经有云:“阴阳不测之谓神,寂而不动,感而遂通。”缨络经云:“神名天心,通名慧性,天然之慧,彻照无碍,故名神通”。予谓六根清净皆得神通,眼根清净,天眼通。耳根清净,天耳通。身根清净,神足通。意根清净,有宿命通及他心通。若烦恼漏尽,即了生死,成就漏尽通。

 

佛以神通现种种身,具一切智,说种种法。如来有不可思议的神通,今佛在忉利天放无量光明云,乃佛神通之一也。

 

如是我闻。一时佛在忉利天。为母说法。

 

今释经文,诸经首皆具六种成就,证明是佛所说。又名证信序,第一信成就、二闻成就、三时成就、四说法主成就、五处所成就、第六众成就,六事成就,方能说法。

 

第一信成就。不信何用闻,我们学佛,第一条件就是信。信仰三宝、绝对信,信之极点,证入三宝之体,三宝不从他得。佛宝者,汝之性也。法宝者、汝之智也。僧宝者,汝之行也。所以大智度论云:佛法大海,唯信能入,唯智能度。金刚经云:信心清净、即生实相。实相者、三宝之别名。信则万法现前,故一切经,从信而入。儒家则云:不诚无物。“如是”二字,是信成就。信则言是法如是,故信是第一成就。

 

第二闻成就。如是之法,我从佛闻,佛法虽大,或见色明心,或闻声悟道,如来在世说法,弟子闻声悟道。金刚经云:“若复有人,得闻是经,不惊不怖不畏,当知是人,甚为希有。”此是闻法,直下承当,从闻信入,故云闻成就,否则成就个什么?

 

第三时成就,欲知佛性义,当观时节因缘,时节若至,其理自彰。吾人修行,善根成熟,悟果自来。普门品观音三十二应身,因善根成熟,乃现身为说法;若不成熟,虽说法亦不悟。今“一时”者,众生善根成熟之日,即是如来说法之时。法王嘉会,说听事毕,大众获法益,故云一时,若不获益,云何云时成就。

 

第四说法主成就。佛为说法主。佛者觉也,无明梦觉,不但生死了不可得,而且佛境界现前。佛境界一一功德,皆能度众生了生死,返迷皈悟,与佛相同。所以佛说种种法,能度种种众生,故云说法主成就。

 

第五处所成就。佛说法必有处所,或者天上,或者人间,在人间说法多,在天上少。尤其是忉利天,佛曾两次在忉利天说法:第一、佛初成道,讲华严经,上升忉利天,说十住品。第二、临灭度时,与弟子俱上天宫,三月安居、为母说法毕,即说此地藏本愿经。以六道群灵,咐嘱地藏菩萨。在忉利天说此经,即是处所因缘成就。

 

第六听众成就。为母说法,这一句是。佛有三身(法报应),法身清净本具,报身功德修成,应身处处应化。若化身无而忽有,则不须父母。如应身示现人间,降迹西乾,示同人法,则有生身父母。

 

阿弥陀佛,亦有父母,经云:“阿弥陀未成佛时,其父月上转轮圣王,其母后殊胜妙颜。”释迦佛,其父净饭王,其母摩耶夫人。佛诞生七日,母后生天,佛成道人间说法,有缘众生度尽。但圣母未闻,所以佛升天为母说法。圣母闻法悟道,即证须陀洹果。报答母恩,以尽孝顺之道;令末法众生,人人孝顺生身父母。梵网经云:“孝顺父母师僧三宝。孝是至道之法,孝名为戒,亦名制止。”所以如来为母说法,宣扬孝道,儒家亦有“百善孝为先”之说。佛经云“孝是至道之法”。古德云“在家无孝子,出家无高僧”。又云“稽首三界主,大孝释迦尊,累劫报亲恩,积因成正觉。”观此偈,则释迦成佛道的正因,是孝;因孝顺心积德而成正觉。为母说法,众弟子皆闻,皆增长孝顺善根,此是众成就。

 

尔时十方无量世界。不可说不可说一切诸佛。及大菩萨摩诃萨。皆来集会。赞叹释迦牟尼佛。能于五浊恶世。现不可思议大智慧神通之力。调伏刚强众生。知苦乐法。各遣侍者。问讯世尊。

 

此乃随喜孝顺,赞叹五浊度生之文。

 

十方诸佛与释迦同体。释迦孝顺,十方孝顺。释迦说法,十方说法。十方诸佛,与释迦牟尼,无有彼此之分;所以十方诸佛功德相同,佛佛道同。众生迷而不觉,故有彼此你我之分。今日释迦为母说法,十方诸佛来集,随喜赞叹,同赞释迦牟尼佛,在秽土教化刚强难化众生。演说甚深希有难信之法,是为甚难。良以诸佛在净土成佛,无五浊,容易信此法。在五浊恶世教化令信,是为甚难,所以为诸佛称扬赞叹。

 

五浊者:(一)见浊。良由诸法乃和合因缘而生,无有诸法自性。众生不解,妄见诸法,执为实有;便起自他、人我彼此之见。有人我见,不能见道,故云见浊。(二)烦恼浊。因有人我彼此角立,于中便起是非,而生憎爱怨亲嫉妒等烦恼,炽然不息,故名烦恼浊。(三)众生浊。烦恼内薰,发动身口七支,造取舍憎爱等业,随业受报,六道轮回,故有众生浊。(四)命浊。既有轮回,则有一期受报,寿夭穷通,各各不同等命运,故名命浊。(五)劫浊。前四浊炽盛,三灾竞起,众苦充满,故名劫浊。

 

既有五浊覆障,则一实之理难显。故如来以大神通,现种种身,以大智慧,说种种法。从实施权,以方便力,化其出三界、离五浊。过五百由旬,到宝所,则人人知三界生死是苦法,出世涅槃是乐法。从此超凡入圣,故云“知苦乐法”。若非方便力,则五浊难离,刚强难化。所以诸佛赞叹释迦如来,善用方便以大智慧神通,调伏众生,知苦乐法。法华经云:“定慧力庄严,以此度众生”。定慧力者,即不思议神通智慧也,此经在法华经后说,应作如是解。

 

释迦牟尼,是梵语,此译能仁寂默;能作佛事,仁济众生;寂然不动,默契真理。用悲智立名,是娑婆教主。本师释迦牟尼佛,是我们的师傅,我辈皆依佛学,随佛出家,故云本师释迦牟尼佛。

 

诸佛从十方不可说不可说世界来,就有不可说不可说这么多佛。一世界一佛,每佛带一侍者,是大菩萨,俱来天宫,所谓主与伴俱,果与因来。佛佛遣侍者,问候释迦世尊:在娑婆世界,广度众生,身心安乐,少病少恼,众生易度否?教化众生,得无疲劳耶?

 

世尊是佛之通号,一切佛皆称世尊:为世出世间所共尊,故名世尊。

是时如来含笑。放百千万亿大光明云。

 

 

附录一:圣一长老《地藏经讲记》全文下载。

 

百度网盘下载链接:

https://pan.baidu.com/s/1rfEXB1eqYbU9yhApyJCVpQ 

 

提取码: achn

 

附录二:一代成就者圣一长老简介

圣一法师(1922-2010),字玄机,广东陈氏子,新会天湖均和里人,父讳炳容,母林氏月满。(壬戌年)1922年11月13日生于江门市李家庄,2010年8月3日凌晨02:46时在逾百位四众弟子念佛声中安详舍报。享年89岁。

 

圣老19岁出家,22岁受具足戒,戒腊67载。36岁在云居山接虚老法,为禅宗沩仰宗第九世。圣老除了中兴宝林禅寺外,于1983年至1990年曾任昂坪宝莲禅寺第四代住持。

 

出生

袓父始办米行,父继袓业。师有兄弟各一,妹妹二人,生时天呈瑞相,人见天门开;家中耆老云,此子他日得成大器。袓母遂嘱小姑悉心照顾。

 

师悲心尤重,幼弱之年见同伴斗蟋蟀捉小鸟,即以零钱买而放之。时节家中汤鸡则在旁哭泣。过年拜神鲤鱼,偷放江中。一日得病,父与钱看病,行经市集,见有贩卖田鸡,对田鸡曰:”今所得钱,唯能买有缘者。我以钱相击作声,若闻声望我者,买汝放生。放生后回家病愈已。

 

时市中有名\”字纸荣\”者,为尊重\”字\”故,凡地上有字之纸,皆捡而火化。师仰慕之,亦时捡地上字纸乃至有粪厕纸,洁净吹干而化。

 

闻法

 

十六岁暑假期间,父营米铺有掌柜名梁锡尧,见师善根深厚,赠以\”王一庭\”\”佛教丛书\”。阅后,师即晚开始念佛,翌日起食肉边菜。每有乞儿至铺前行乞,师皆教念南无阿弥陀佛,更取铺中米品与之。父后闻不许,便把地脚米洁净与诸乞儿。

 

自始师”一心念佛”度人”。晚上于铺上天台念佛,天亮回至铺中做生意。心中佛号不失,不随境转;行住坐卧点算银票乃至打算盘也一心称名。时跪在拖鞋上念佛,才念两三声已过一枝长香。心常清净无有妄想,唯与人交谈才失却佛号,起分别故。

 

其时师对自已一举一动亦常觉察,身才动,心即至。乃至心身一如。后觉如是用功较为辛苦,未能八面玲珑,失却灵活。有心用功之故,遂舍而专意念佛。未久有一老婆婆至家云:\”汝家中多有神佛,必有持素念佛人。\”时家人还未得悉师之密行。

 

出家

师年十九,中日战争,江门沦陷,米行结束,父母允可出家,爷爷亲送香港荃湾东普陀。然好事多磨,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寻师剃度,种种魔障,病难苦厄,险丧生命。

后因东普陀因缘未遂,师便离去。可惜其时各道场皆不留单,以至师食宿也成问题。幸得一外道收容,惟需念大悲咒符与道人卖钱活命。师一心念咒,数日后,道人呼至田中拔草,师心不离咒语;未几在田听有念咒声,师遂止念,四顾无人,唯闻咒声,顿起疑情,细察,方觉声唯心生,觉时咒声顿息。

数月后有尼众介绍至莲花山西竺林礼信求和尚为师。于九月十九日剃发,随至钻石山志莲净苑,听韦庵法师讲四十二章经、怡山发愿文等。时初慧和尚亦预听席。后与同学至罗浮山华首台住大半年。

战乱期间求戒艰难,落发三年还未受戒,师心中苦闷。后闻韶关南华寺虚云老和尚道场开戒,遂背绵被盆镬等用具步行往韶关,维时十天,于壬午年(一九四二年)十一月从华首台抵南华。

 

正值老和尚至重庆建息灾法会。常住安排于库房舂米及任职行堂。翌年春戒期,师乞受三坛大戒。戒坛慈悲严加教敕,师放下身心,随众起倒收摄六根。早课念楞严咒,随咒文转入心窿,忘却身心,入定出定如反掌般。晚上坐香一时三刻,一念即过,清凉安乐得未曾有。

 

出戒坛后复仁和尚请当衣钵侍者,兼理财务。于丈室首次见虚老,时战战兢兢,不识顶礼。老和尚唤,顶个礼哪。一日老和尚慨叹佛法衰落。师云不会。复曰,佛即心,谁能灭心!心不能灭,那又如何灭佛?

 

老和尚笑云,理如是,事则非。又常住建海会塔,老和尚吩咐洁净旧玻璃以安佛用,嘱勿弄破。师小心翼翼以水洗净,见还有污渍用力刮之,玻璃即破裂少许。师惊呆。后告老和尚。和尚云,破烂,在那里看不见。师指裂处。老和尚手摸笑曰,小小一点。师心中有省,知前途定已。

 

后复仁和尚继任南华寺方丈。时有人争方丈位,欲推倒复仁和尚。师负责财政数目,知和尚忠厚。挺身维护,议论息然。

 

一日虚老和尚与钞票一箱,嘱至湘粤边界平石市买米三百担。师驾轻就熟,一日夜收米二百多包。是夜睡米上,恐为人盗去。天亮以火车运至韶关,复以船载回马坝。后由新戒担回寺中。

 

时虚老为广东省佛教协会会长,派师代理,兼当理财之职。时省内有不如法出家人,师欲清理,岂料整顿不来,更惹官非。后心感以制度律人之艰难,还是以佛法教化摄引为妙。

 

一九四四年日军攻陷曲江,库房缺粮,常住田租无人愿收,师便独力承当。收租时巧对土人云,汝等耕六祖田,我为六祖香灯,代为收租。若得六祖被荫,吉祥如意。遂收榖四百担。

又复仁和尚为常住买榖三百担,藏于仓库。后为伪军所封,师与维那师直往日军军营议论,得同意解封。翌晨众僧从米仓挑榖回寺,伪军与土匪随后即至。米粮幸保不失,大众始得饱餐。

 

乙酉年(一九四五年)年初一,师代表南华寺到云门向老和尚拜年。老和尚一见即道,圣一打跛你的脚。师心云,糟糕糟糕。回南华后不久,感于对佛法了解不足,师欲往佛学院修读,遂向客堂告假。时知客惟因法师不允。师坚持并溜至广州六榕寺。数月后与巨赞法师等六人经香港乘船至上海。

 

时福善和尚在玉佛寺上海佛学院当教务主任。师在院中修读两学期后,因院内争执烦乱,教学方法亦未相应,遂离去。时值太虚法师在玉佛寺中往生,圆寂时师侍其旁,助念弥勒佛号。

 

一九四七年冬,师从镇江乘船,至焦山定慧寺。初登山门牌楼,即忆南华梦中曾见此情此境。后心中决定,于寺中潜心修学,以江为关门。

 

时焦山佛学院院长茗山法师问师,有何习气。曰,过午不食。法师云,无碍。在学院师任班长,日中惟自用功,一心读经;晚上勤恳礼佛,师反观能拜者是谁。久之,不觉有拜,觅拜不可得,久拜而无累,非常受用,无心用功之故。

 

师感辩才不足,祷于观音。夜梦二髻善财。师对曰,弟子蠢钝,舌头短小,不懂讲话,恐日后未能讲经说法。童子曰,让我看看舌头。师乃示之。童子把舌头拉得长长。师醒后看舌如前长短。

 

 

过二天,再问菩萨,今学经,他日回港,有成就,能说法否?即入梦,见一庄严佛殿,两旁柏树如火般红。师遂登楼阁,见一高大老和尚。老和尚无言,唯送一红祖衣。师接衣曰,这又怎么办?老和尚取三铁盆,一一放下。师时年二十七。

 

 

一九四八年内战,师感在焦山因缘尽已,即经上海取道汕头回香港。在潮州应同参定因法师邀请,在达濠青云庵讲大乘起信论,续讲楞严经十天。后大众见政局稳定,请重讲楞严,维期三月。

 

法会毕,放蒙山施食一堂,由师主法。时庵旁有北帝庙,常有扶乩问事。师一日路过,乩文即字。圣一和尚来,和尚就是佛。乩又问修行路径。师曰,左又不著,右又不著,中流直去,入萨婆若。乩即字,一针见血。后乩文曰,汝等居士拜忏七天,无一孤魂得度。和尚等在达濠山上放蒙山施食,度千千万万孤魂矣。

 

后汕头战乱,师乘货船至香港尖沙咀,转车回荃湾西竺林后山,只园静室。师时修行用功仍一心念经,楞严法华等皆熟读,金刚梵网亦能背过。在潮州时,尝闻一老和尚言血书佛经之意义,师遂发心血书金刚经。

 

初以刀割舌,舌则缩避。后以齿咬定,割之得血。割舌六次,得血不多。后割舌心,得血十五滴,便把经抄毕。圆满之日,十数小麻雀衔草进屋,散于地上,供养赞叹。

 

一九五零年,师于莲花山只园精舍为法慧、泉慧、祖印、法海、万心等法师讲金刚楞严经等。后因治安不良,迁住葵涌续讲。后岑学吕居士请法慧法师问师,汝讲楞严,或楞严说汝。师无对。后决定用功参禅。

 

时师常应各道场邀请讲经,唯未升大座转法錀。一九五一年荃湾竹林禅院请升大座敷演法华,师不允。三请后,遂允讲金刚经,请经代表广普法师下山回复。

 

是夜,师梦善财童子曰,请法师讲经。师问讲什么经。童子曰,十三单,十六单。翌日广普法师回复云,大众坚请讲法华经。师即会意,十三十六之和,即法华经二十八品加经题,共二十九,遂应允。

 

后师读经一日一夜,即会法华意旨,天雨至山为山水,至湖为湖水,至池为池水,经河流,入大海,皆为海水。即会三归一,会九法界为一法界之意。师遂披红祖衣,升大座,转法錀。期时老参师父云集,说法四月余,大众欢喜,得大受用。时师方会焦山梦境之兆。

 

随后师至昂平与数同参住慈悲院,时海仁法师为大众演楞严经,师则参禅用功,惟寝时,常觉为人所追,反思必为业障,遂拜法华经。

 

师拜经非一字一拜,但于佛前解经,一两句后一拜,拜至安乐行品,于梦中得感应。后礼至药王菩萨本事品,梦药王菩萨摩顶告曰,善男子,汝欠常住一年粮。

 

师即忆昔于南华时,在茶馆失常住十五担榖,遂请方丈本焕和尚集众,告之圣一法师失常住物,今连本带利还榖二十担。正恰一年粮,后恶梦自消。

 

其时师见宏扬净土人多,宗门冷落,遂发心继振宗风。正值复仁和尚住地塘仔法林禅寺,师往亲近。冬季,与同参震天、云妙、道海、性空、慈祥、明镜、妙境等师,于法林打禅七。自始师常住锡大屿山、地塘仔、昂平一带修禅办道。

 

一日师睡醒,手触身旁有一裸女,遂不敢动,起床后不见有人。又一夜觉有人代为盖被,其手如冰,知是非人。

 

一九五四年,震天法师,独住地塘仔后山高屋静室。正月十五日,师往同住,用功参禅;师当维那,日坐四支香,零晨二时至六时,七时至十一时,下午二时至六时,晚上六时半至十时,时师参狗子无佛性,妄想来即提话头,无妄想则心空空如也。

 

一日养息香,师打三锤木鱼止静,未久心起一念妄想,师即提话头,忘想息灭;心又起两三妄想,再提话头,亦灭;妄念遂倾巢而出,排山倒海而来,师即提话头,顿时一拍两散,不见身心,内外俱寂,当下迥脱根尘,灵光独耀,一念惊恐即失却。八月十五日师离高屋而去。

 

一九五八年某日,师船上巧遇一僧,刚从云居山回来。僧人告之,虚云老和尚言,恐明年汝不复见吾尔。师闻即会意,即回云居求法。接法前夜,梦大和尚三人,披红祖衣,步进大殿,唤师同往,师答,吾需接法去。

 

醒后往诣老和尚,于窗外三叩,门内无应;复命侍者房,侍者引进。老和尚遂传沩仰正宗,取法名宣玄,为沩仰宗第九代传人。法偈曰:

宣宏妙义继先宗,玄玄泯迹事镕融;

圣解凡情空花影,一任逍遥自在人。

 

后老和尚言,没什么送你,遂取日用紫衣传师。师住云居月余不愿离去,老和尚不允。敕师回港宏扬戒经。

欢迎转载,法布施功德无量

 

倾莲池

qlclz001

写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