倾莲池官网

圣一长老《地藏经讲记·释经题》朗读

圣一长老《地藏经讲记·释经题》朗读

甲子仲春,余应香江佛子之邀,为演六祖大师法宝坛经,同参研习,以是因缘,得访故人圣公长老于宝莲,展读圣师之地藏本愿经讲记,踊跃欢喜,不能自胜;复详披究,见其词坦义明,质直诣实,言近指远,深契当机者也。

夫佛法宗旨,不外教人觉而不迷,正而不邪,净而不染,是谓之三宝也。而其修学入门,无有不从地藏始也,首求心地建设,明因果,详事理,坚信心,启智慧,光大孝道,止于至善之域,即心地无尽宝藏也。

 

发之大宇为慈悲,观音表之。终始不离智慧,文殊表之。充实美满,幸福之人生,普贤大行是也。是以四大士总表佛法全体大用,何迷信之有哉?

 

以少宣传致令世人莫解正真,生种种误会,自失胜利,惜哉!今圣师于劫后,欣逢胜缘,复演之九华,深得意旨,以名号布施见闻三品,结归三宝,发明一经真实功德,利济无穷,自非具眼知识,莫能之也。

 

读竟如欲甘露,如获至宝,即于讲席,普劝流通,使天下学佛之士,各各了知,正修行路,不堕邪见,不造恶业,心开意解,增长福慧,庶不负佛祖之悲愿,大士之宏誓,暨圣师之婆心苦口也。

 

佛历三○一一年 清明前一日 华藏沙门 净空 谨识

叙言

一九七九年,吾回祖国朝山,始登九华,瞻礼地藏菩萨圣迹,缅怀过去,无限感慨。八○年复来,与群公晤面,交谈甚欢。八一年再睹,名山增色,僧尼倍多,佛事齐备,梵音唱诵,昼夜无间。

八二年因缘时至,诸山长老、普全和尚、仁德法师鼓励之下,洽逢中秋佳节,开讲本经。

 

又承安上法师,允诺翻译。佛协会领导同志,协参赞助,诸缘成就,在祗园大殿,宣讲地藏本愿经。

 

每日上午讲经,下午写稿,不期三十五日,案头积稿,大致可观。整个教理,包含深浅,初心学者,亦易研究。

 

一方面明白佛教大意,一方面由解生行,离尘脱俗,无忝僧伦,置诸座右,不无小补。若在家修行,分明因果,酬报亲恩,奉公守法,建立良好风纪,报效国家,亦甚适宜。

 

此次讲经圆满,荷蒙缁素大德,皆大欢喜,圣一非常感激。更有法会同仁,询及缮稿问题,付印流通者,故略叙梗概,以待后缘云尔。

 

一九八二年农历,九月十九圣诞日。

圣一谨叙于大九华山旃檀林

地藏本愿经讲记

唐于阗国三藏沙门实叉难陀译

忉利天宫神通品第一

 

此是三题,第一经题、第二人题、第三品题。

 

先讲经题

 

今日在九华山讲地藏经,乃三年前之事。一九七九年,我来九华朝山,初与仁德法师,诸山长老见面,又与马书记相识。

第二年——一九八○年再来九华,仁德法师即议拟欲不慧来山讲经,我说祖国大德法师很多,何用后学来献丑,是不敢当。

一九八一年,复来朝山,此事重提,又加马书记赞请,当时不过说说而已,不期今八二年,便成事实。佛说万法从缘生,缘会即成,不我欺也。

所以此次讲经,实感谢仁德法师,及诸山长老为发起人,更感谢马书记,乐助其成,尤其是马书记,为国为民为教,为九华山贡献甚大。

今日九华在全国名山中,不亚普陀山,每年都有超过千千万万人来朝圣迹,见闻随喜,皆种善根。

今日祖国佛教落实,寺庙重兴,培育僧才,佛法流通,南京刻经处,曾印普门品、金刚、法华、地藏等经,印得非常好,是线装的。

佛法既已流通,人人得以受持、读诵;然而佛经道理很深,一般人不能了解时,须人解释,因此就有讲经法会。但是祖国法师甚多,用不着我来讲,该请仁德法师及诸山长老,可是他们很客气。

 

我此次亦不过来祖国参学,向各位大德学习,其中有欠妥之处,还请各位大德指正。

 

在我们这个地球上,过去已有七佛出世,第一是毗婆尸佛,第二是尸弃佛,第三是毗舍浮佛,第四是拘留孙佛,第五是拘那含牟尼佛,第六是迦叶佛,第七是释迦牟尼佛,将来还有弥勒佛等,九百九十五佛出世。

 

每位佛出世,都说法教化一切人;因为人人皆有佛性,从性起修,功圆果满,皆可成佛。

 

但是一般人迷而不悟,佛就对机说法,令其自觉。因为人的根机不同,佛说的法就多了。

 

释迦牟尼佛在三千年前,降生印度迦毗罗国,十九岁出家,五年参学,六年苦行,三十岁便成正觉。说法四十九年,讲经三百余会,其中所说的经,就有一部地藏经。

 

何故佛要说地藏经呢?因为佛临灭度时,还有许多众生未曾悟道,在苦海中浮沉,佛意特将此等众生,交给地藏菩萨去度,故说此经亦是托孤咐嘱经。

 

此经在天上,佛为报母恩而说,又可以说佛门孝经。地藏菩萨在因地中,多次为救母难,发大誓愿,度尽众生,方证菩提。

 

以此功德愿力,令多生父母,离苦得乐,转凡入圣,说是佛门孝经,一点不差。

 

地藏菩萨,以大神力,时时处处,度化众生,离三途苦,得人天乐,在人天道上,方能修行悟道,又可以说此经,是人天因果经。

 

此经佛说已有三名,我不能尽说其义,希望各人自己去研习领悟。

 

平常诸方讲经,多用天台宗五重玄义,解释经题,我今亦不能例外。

 

五重玄义,玄者微妙难思,义者深有所以。五重者:一释名、二显体、三明宗、四论用、五判教相。

 

名是假名,法本无名,诸佛为法安名。假名之下,必有实体,行者寻名得体。宗是宗旨,体非宗不会,得旨会体。用是功用,无量功用,不离本宗。因用明宗,功用现前,力有深浅,则判归大小权实教相矣。是名五重。

 

此地藏经以人法为名。以诸法成就为体,真如也。以愿力度生为宗,依理发愿也。以断惑证真为用,依法修行也。以引权入实为教相,满众生愿也。略标此经,五重之义。

 

古德释经题,有七种立名,不离人法喻(单三、复三、具足一)。以人立题者,如阿弥陀经。

 

阿弥陀是梵语,此云无量光,即见性悟道之时,其光明无量。阿弥陀又名无量寿。吾人得法之时,了诸法本来,不生不灭,常住世间,法寿无疆。人即是法,所以以人立经题。

 

以喻立题者,如梵网经。时佛观诸大梵天王网罗幢,因为说无量世界,犹如网孔,一一世界,各各不同,别异无量。佛教门亦复如是,每一世界,教法不同。

 

所以菩萨到无量世界,亲近无量诸佛,尽行诸佛无量道法,勇猛精进,名称普闻,方能成佛,是以喻也是法,因此有的经以喻立题。

 

以法立题者,佛将所得之法,为人演说,如般若涅槃方等等经,皆是以法立题。大方广佛华严经,是人法喻具足的经题。不一一解释。

 

此地藏菩萨本愿经,以人法为题。地藏菩萨是人,本愿是法。菩萨二字,具足应云,菩提萨埵。菩提是佛道,萨埵是众生,菩萨就是上求佛道,下化众生,所谓发菩提心,行菩萨道。

菩萨欲度众生,必须先求菩提,以菩提之法,方能下化众生。欲求佛道,必须先度众生,众生度尽,菩提始现。所以上求菩提,即下化众生;下化众生,即上求菩提。两名一义耳。

地藏是名,菩萨以德立名。地者、心地也。人心如大地,大地能生万物,人人皆知;心地能生万法,则众不知。必假佛法,发明心地,心地含藏无量清净功德,以此功德自度,自成佛道;以此功德度他,令他成佛道。

何以故,此无漏功德,无自性故。所以能自度、度人,皆成佛道。佛法是平等的,孔子曰:己立立人、己达达人,名之为仁,也是这个道理。

地藏菩萨明白这个道理,就依理发愿,众生度尽,方证菩提。发先度人成佛之愿,所以名为大愿。

又是本昔所发之愿,故名本愿。其本愿在本经中,有四处说明。一切菩萨,皆有本愿。

例如文殊发愿,令一切众生得大智慧,发菩提心,此是文殊本昔之愿。

 

普贤发愿,令一切菩萨修万行,趋万德,此是普贤菩萨本昔之愿。

 

观音菩萨,寻声救苦,现身说法,此是观音菩萨本愿。不但菩萨有本昔之愿,即释迦如来,在法华经中,亦显露其本昔之愿。

 

方便品云“舍利弗当知,我本立誓愿,欲令一切众,如我等无异。如我昔所愿,今者已满足,化一切众生,皆令入佛道”。

 

又云“诸佛本誓愿,我所行佛道,普欲令众生,亦同得此道”。如是本愿二字,的确是诸佛菩萨,在本昔发心时,所发之愿也。

 

地藏菩萨昔日所发之愿,从愿起行,由行得力。得神力时,就能度一切众生,已成佛,当成佛,未成佛。则地藏之愿,真实不虚。故名地藏菩萨本愿经。

 

地藏菩萨得大神力时,就能将一身分为无量身,一一身度百千万亿人,所谓“化现金容处处分”。

 

佛灭度一千五百年,菩萨降迹新罗国王家,姓金号乔觉。在我国唐朝高宗永徽四年,金乔觉廿四岁,祝发。携白犬善听,航海而来,至江南青阳县,九华山。端坐九子山头,七十五载。

 

至唐开元十六年,七月三十日夜成道,计九十九岁。

 

时有阁老闵公,每斋百僧,必应一位,请洞僧足数。洞僧乞一袈裟地,公许之,其衣遍覆九华,遂尽喜舍。其子求出家,即道明和尚。公后亦离尘脱白,反而礼其子为师。

 

故菩萨像,左道明,右闵公,菩萨端坐九华七十五载,深入禅定,禅定是神力之根本。大士独居修禅时,九华山志,曾有大士送童子下山诗一首:

 

“空门寂寞汝思家,礼别云房下九华。

爱向竹栏骑竹马,懒于金地聚金沙。

瓶添涧底休拈月,钵洗池中摆弄花,

好去不须频下泪,老僧相伴有烟霞。”

 

九华昔叫九子山,因李白赠青阳韦仲堪诗而得名,诗曰:

 

“昔在九江上,遥望九华峰。

天河挂绿水,秀出九芙蓉。”

 

经是通题,通一切经故。经之一字,在中国解释,有训常,三世不易故。训法,十方同尊故。训贯,贯串一切法故。训摄,摄化所度机故。

 

又依我国圣贤之典曰经,因此佛经也名经。加多一契字,谓如来所说之法,上契诸佛之理,下契众生之机。如来说法,应机设教,不深不浅,故能契理,又能契机。

 

法华经方便品云:“舍利弗,如来能种种分别,巧说诸法,言辞柔软,悦可众心。”据此文,则如来能将不可思议之妙法,以方便智而演说之。故能契理、又契机。

 

印度经之一字,梵语修多罗,含五义不翻。

 

一、涌泉,义味无尽。故凡诵经者,至心诵一次,可能领会一义;无量次,则解无量义矣。

 

二、出生,能生妙善故。凡诵经者,不久依仗经力,化刚为柔,变愚成智,罪灭福生,成就种种善法。

 

三、绳墨,楷定邪正故。修行邪正,以经语为准则。金刚经云:有四相,即非菩萨。无四相、乃名菩萨。

 

四、显示,能示正理故。诵经相应,因地一声,便得法悟道。如六祖闻金刚经,大澈大悟。

 

五、结鬘,贯串诸法、庄严法身故。

 

次释人题唐于阗国三藏沙门实叉难陀译,是人题。

 

经是西国文,须人翻译。最初翻译是汉朝,竺兰、摩腾二位高僧,翻四十二章经。其次,鸠摩罗什翻金刚、法华、维摩等经。迄唐朝实叉难陀,翻八十华严、及此部地藏经。

 

实叉难陀是我国唐朝时,于阗国人。于阗是北印度国,此云地乳。因国王无子,祷毗沙门像,剖额得婴儿,因不饮人乳,神像前地,隆起如乳状,神童饮吮,长大为王,故以此立国名。

 

三藏,是经律论。经诠定学、律诠戒学、论诠慧学。戒定慧三无漏学,是出苦海之津梁,超凡入圣良药。所以佛弟子,先持戒,令身口清净;次修定,而伏惑;后修慧而拔惑,断惑证真,则入圣域矣。

 

所以出家人必通三藏,以三藏之法为自师。亦为人师,名三藏法师。而号沙门者,乃实叉自谦。沙门是梵语,此云勤息,勤修戒定慧,息灭贪瞋痴。

 

又云息心,四十二章经云:辞亲出家,识心达本源,解无为法,名曰沙门。实叉难陀是译者之名,此云学喜。

 

论语曰:学而时习之,不亦悦乎。此尊者勤学三藏,法喜现前,故名学喜。

 

忉利天宫神通品第一,这是品题。

 

后记:圣一长老《地藏经讲记》全文下载。

 

百度网盘下载链接:

 

链接: 

https://pan.baidu.com/s/1rfEXB1eqYbU9yhApyJCVpQ 

提取码: achn

 

一代成就者圣一长老简介

圣一法师(1922-2010),字玄机,广东陈氏子,新会天湖均和里人,父讳炳容,母林氏月满。(壬戌年)1922年11月13日生于江门市李家庄,2010年8月3日凌晨02:46时在逾百位四众弟子念佛声中安详舍报。享年89岁。

圣老19岁出家,22岁受具足戒,戒腊67载。36岁在云居山接虚老法,为禅宗沩仰宗第九世。圣老除了中兴宝林禅寺外,于1983年至1990年曾任昂坪宝莲禅寺第四代住持。

 

出生

 

袓父始办米行,父继袓业。师有兄弟各一,妹妹二人,生时天呈瑞相,人见天门开;家中耆老云,此子他日得成大器。袓母遂嘱小姑悉心照顾。

 

师悲心尤重,幼弱之年见同伴斗蟋蟀捉小鸟,即以零钱买而放之。时节家中汤鸡则在旁哭泣。过年拜神鲤鱼,偷放江中。一日得病,父与钱看病,行经市集,见有贩卖田鸡,对田鸡曰:”今所得钱,唯能买有缘者。我以钱相击作声,若闻声望我者,买汝放生。放生后回家病愈已。”

 

时市中有名”字纸荣”者,为尊重”字”故,凡地上有字之纸,皆捡而火化。师仰慕之,亦时捡地上字纸乃至有粪厕纸,洁净吹干而化。

 

闻法

 

十六岁暑假期间,父营米铺有掌柜名梁锡尧,见师善根深厚,赠以”王一庭””佛教丛书”。阅后,师即晚开始念佛,翌日起食肉边菜。每有乞儿至铺前行乞,师皆教念南无阿弥陀佛,更取铺中米品与之。父后闻不许,便把地脚米洁净与诸乞儿。

 

自始师”一心念佛””度人”。晚上于铺上天台念佛,天亮回至铺中做生意。心中佛号不失,不随境转;行住坐卧点算银票乃至打算盘也一心称名。时跪在拖鞋上念佛,才念两三声已过一枝长香。心常清净无有妄想,唯与人交谈才失却佛号,起分别故。

 

其时师对自已一举一动亦常觉察,身才动,心即至。乃至心身一如。后觉如是用功较为辛苦,未能八面玲珑,失却灵活。有心用功之故,遂舍而专意念佛。未久有一老婆婆至家云:”汝家中多有神佛,必有持素念佛人。”时家人还未得悉师之密行。

 

出家

 

师年十九,中日战争,江门沦陷,米行结束,父母允可出家,爷爷亲送香港荃湾东普陀。然好事多磨,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寻师剃度,种种魔障,病难苦厄,险丧生命。

 

后因东普陀因缘未遂,师便离去。可惜其时各道场皆不留单,以至师食宿也成问题。幸得一外道收容,惟需念大悲咒符与道人卖钱活命。师一心念咒,数日后,道人呼至田中拔草,师心不离咒语;未几在田听有念咒声,师遂止念,四顾无人,唯闻咒声,顿起疑情,细察,方觉声唯心生,觉时咒声顿息。

 

数月后有尼众介绍至莲花山西竺林礼信求和尚为师。于九月十九日剃发,随至钻石山志莲净苑,听韦庵法师讲四十二章经、怡山发愿文等。时初慧和尚亦预听席。后与同学至罗浮山华首台住大半年。

 

战乱期间求戒艰难,落发三年还未受戒,师心中苦闷。后闻韶关南华寺虚云老和尚道场开戒,遂背绵被盆镬等用具步行往韶关,维时十天,于壬午年(一九四二年)十一月从华首台抵南华。

 

正值老和尚至重庆建息灾法会。常住安排于库房舂米及任职行堂。翌年春戒期,师乞受三坛大戒。戒坛慈悲严加教敕,师放下身心,随众起倒收摄六根。早课念楞严咒,随咒文转入心窿,忘却身心,入定出定如反掌般。晚上坐香一时三刻,一念即过,清凉安乐得未曾有。

 

出戒坛后复仁和尚请当衣钵侍者,兼理财务。于丈室首次见虚老,时战战兢兢,不识顶礼。老和尚唤,顶个礼哪。一日老和尚慨叹佛法衰落。师云不会。复曰,佛即心,谁能灭心!心不能灭,那又如何灭佛?

 

 

老和尚笑云,理如是,事则非。又常住建海会塔,老和尚吩咐洁净旧玻璃以安佛用,嘱勿弄破。师小心翼翼以水洗净,见还有污渍用力刮之,玻璃即破裂少许。师惊呆。后告老和尚。和尚云,破烂,在那里看不见。师指裂处。老和尚手摸笑曰,小小一点。师心中有省,知前途定已。

 

后复仁和尚继任南华寺方丈。时有人争方丈位,欲推倒复仁和尚。师负责财政数目,知和尚忠厚。挺身维护,议论息然。

 

一日虚老和尚与钞票一箱,嘱至湘粤边界平石市买米三百担。师驾轻就熟,一日夜收米二百多包。是夜睡米上,恐为人盗去。天亮以火车运至韶关,复以船载回马坝。后由新戒担回寺中。

 

时虚老为广东省佛教协会会长,派师代理,兼当理财之职。时省内有不如法出家人,师欲清理,岂料整顿不来,更惹官非。后心感以制度律人之艰难,还是以佛法教化摄引为妙。

 

一九四四年日军攻陷曲江,库房缺粮,常住田租无人愿收,师便独力承当。收租时巧对土人云,汝等耕六祖田,我为六祖香灯,代为收租。若得六祖被荫,吉祥如意。遂收榖四百担。

 

又复仁和尚为常住买榖三百担,藏于仓库。后为伪军所封,师与维那师直往日军军营议论,得同意解封。翌晨众僧从米仓挑榖回寺,伪军与土匪随后即至。米粮幸保不失,大众始得饱餐。

 

乙酉年(一九四五年)年初一,师代表南华寺到云门向老和尚拜年。老和尚一见即道,圣一打跛你的脚。师心云,糟糕糟糕。回南华后不久,感于对佛法了解不足,师欲往佛学院修读,遂向客堂告假。时知客惟因法师不允。师坚持并溜至广州六榕寺。数月后与巨赞法师等六人经香港乘船至上海。

 

时福善和尚在玉佛寺上海佛学院当教务主任。师在院中修读两学期后,因院内争执烦乱,教学方法亦未相应,遂离去。时值太虚法师在玉佛寺中往生,圆寂时师侍其旁,助念弥勒佛号。

 

一九四七年冬,师从镇江乘船,至焦山定慧寺。初登山门牌楼,即忆南华梦中曾见此情此境。后心中决定,于寺中潜心修学,以江为关门。

 

时焦山佛学院院长茗山法师问师,有何习气。曰,过午不食。法师云,无碍。在学院师任班长,日中惟自用功,一心读经;晚上勤恳礼佛,师反观能拜者是谁。久之,不觉有拜,觅拜不可得,久拜而无累,非常受用,无心用功之故。

 

师感辩才不足,祷于观音。夜梦二髻善财。师对曰,弟子蠢钝,舌头短小,不懂讲话,恐日后未能讲经说法。童子曰,让我看看舌头。师乃示之。童子把舌头拉得长长。师醒后看舌如前长短。

 

过二天,再问菩萨,今学经,他日回港,有成就,能说法否?即入梦,见一庄严佛殿,两旁柏树如火般红。师遂登楼阁,见一高大老和尚。老和尚无言,唯送一红祖衣。师接衣曰,这又怎么办?老和尚取三铁盆,一一放下。师时年二十七。

 

一九四八年内战,师感在焦山因缘尽已,即经上海取道汕头回香港。在潮州应同参定因法师邀请,在达濠青云庵讲大乘起信论,续讲楞严经十天。后大众见政局稳定,请重讲楞严,维期三月。

 

法会毕,放蒙山施食一堂,由师主法。时庵旁有北帝庙,常有扶乩问事。师一日路过,乩文即字。圣一和尚来,和尚就是佛。乩又问修行路径。师曰,左又不著,右又不著,中流直去,入萨婆若。乩即字,一针见血。后乩文曰,汝等居士拜忏七天,无一孤魂得度。和尚等在达濠山上放蒙山施食,度千千万万孤魂矣。

 

后汕头战乱,师乘货船至香港尖沙咀,转车回荃湾西竺林后山,只园静室。师时修行用功仍一心念经,楞严法华等皆熟读,金刚梵网亦能背过。在潮州时,尝闻一老和尚言血书佛经之意义,师遂发心血书金刚经。

 

初以刀割舌,舌则缩避。后以齿咬定,割之得血。割舌六次,得血不多。后割舌心,得血十五滴,便把经抄毕。圆满之日,十数小麻雀衔草进屋,散于地上,供养赞叹。

 

一九五零年,师于莲花山只园精舍为法慧、泉慧、祖印、法海、万心等法师讲金刚楞严经等。后因治安不良,迁住葵涌续讲。后岑学吕居士请法慧法师问师,汝讲楞严,或楞严说汝。师无对。后决定用功参禅。

 

时师常应各道场邀请讲经,唯未升大座转法錀。一九五一年荃湾竹林禅院请升大座敷演法华,师不允。三请后,遂允讲金刚经,请经代表广普法师下山回复。

 

是夜,师梦善财童子曰,请法师讲经。师问讲什么经。童子曰,十三单,十六单。翌日广普法师回复云,大众坚请讲法华经。师即会意,十三十六之和,即法华经二十八品加经题,共二十九,遂应允。

 

后师读经一日一夜,即会法华意旨,天雨至山为山水,至湖为湖水,至池为池水,经河流,入大海,皆为海水。即会三归一,会九法界为一法界之意。师遂披红祖衣,升大座,转法錀。期时老参师父云集,说法四月余,大众欢喜,得大受用。时师方会焦山梦境之兆。

 

随后师至昂平与数同参住慈悲院,时海仁法师为大众演楞严经,师则参禅用功,惟寝时,常觉为人所追,反思必为业障,遂拜法华经。

 

师拜经非一字一拜,但于佛前解经,一两句后一拜,拜至安乐行品,于梦中得感应。后礼至药王菩萨本事品,梦药王菩萨摩顶告曰,善男子,汝欠常住一年粮。

 

师即忆昔于南华时,在茶馆失常住十五担榖,遂请方丈本焕和尚集众,告之圣一法师失常住物,今连本带利还榖二十担。正恰一年粮,后恶梦自消。

 

其时师见宏扬净土人多,宗门冷落,遂发心继振宗风。正值复仁和尚住地塘仔法林禅寺,师往亲近。冬季,与同参震天、云妙、道海、性空、慈祥、明镜、妙境等师,于法林打禅七。自始师常住锡大屿山、地塘仔、昂平一带修禅办道。

 

一日师睡醒,手触身旁有一裸女,遂不敢动,起床后不见有人。又一夜觉有人代为盖被,其手如冰,知是非人。

 

一九五四年,震天法师,独住地塘仔后山高屋静室。正月十五日,师往同住,用功参禅;师当维那,日坐四支香,零晨二时至六时,七时至十一时,下午二时至六时,晚上六时半至十时,时师参狗子无佛性,妄想来即提话头,无妄想则心空空如也。

 

一日养息香,师打三锤木鱼止静,未久心起一念妄想,师即提话头,忘想息灭;心又起两三妄想,再提话头,亦灭;妄念遂倾巢而出,排山倒海而来,师即提话头,顿时一拍两散,不见身心,内外俱寂,当下迥脱根尘,灵光独耀,一念惊恐即失却。八月十五日师离高屋而去。

 

一九五八年某日,师船上巧遇一僧,刚从云居山回来。僧人告之,虚云老和尚言,恐明年汝不复见吾尔。师闻即会意,即回云居求法。接法前夜,梦大和尚三人,披红祖衣,步进大殿,唤师同往,师答,吾需接法去。

 

醒后往诣老和尚,于窗外三叩,门内无应;复命侍者房,侍者引进。老和尚遂传沩仰正宗,取法名宣玄,为沩仰宗第九代传人。法偈曰:

 

宣宏妙义继先宗,玄玄泯迹事镕融;

圣解凡情空花影,一任逍遥自在人。

 

后老和尚言,没什么送你,遂取日用紫衣传师。师住云居月余不愿离去,老和尚不允。敕师回港宏扬戒经。

欢迎转载,法布施功德无量

 

 

 

倾莲池

qlclz001

写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