倾莲池官网

李居士神通观察:关于烧供与法界的秘密

昨日,和母亲到南山区拜访李居士。

每次我和李居士见面聊天,总能从她的故事案例中,见到法界的秘密,见到很多对于今人修行有帮助的启示。

在我的认识里,李居士是有着特殊使命和特殊能力的人,真有本事。对于世间层面的疑难问题,她自有擅长的地方。

在修行的过程中,神通是一个无法回避的问题,因为在你我的现实中,或多或少都有一些异人,他们能前知,或见异界,或有异能。

将神通放在佛法的层面,参照于世尊、大菩萨、阿罗汉、大天,世间人的各种神通就显得很渺小了。

虽然不完整,不圆满,各有特长,也各有限制,但毕竟胜于普通人,有其过人之处。

我见过不少具有特殊能力的居士、师兄、人士,发现他们各有千秋,即有他们专长的一面。

在神通者中,有的是修出来的,有的是依通,如依赖于本尊、诸天护法,有的是依赖于仙家鬼神。

有的人常修禅定,故有一些神通力也是正常。有些人喜欢专注持咒,在本尊加持之下,出现了神通。

有位修行者,专修忿怒本尊心后达千万,见到本尊和眷属。从此也可以看见法界的众生,持咒也具足了为人除障治病的能力。

在藏传佛教,有降神一事,有些仁波切通过护法神的神谕来决策。

上次C师兄和我聊天时,谈到:

“我看这些笔记,结合我自身的经历,我有个结论。狐仙鬼神一类,有时候可以很大程度上依据某人的业力气运而祸福于某人。

从记载上看,似乎狐仙鬼神似乎无所不能,但是他们也有自己的祸福气运。比如他们可以知道某人未来功名福报灾难,而且还挺准。

但是他们却躲不过自己的灾难,有时候也预知不了,比如被猎人猎犬逮到等等。

我曾经在家乡见过降神,其中有完全不同的2次,神在观察某事时说了一部分他知道的,谈到某个细节时说他也看不清楚。

可见都是循业发现,不是万能的,成功帮助某人一次,并不意味着次次都能成功。”

在重大的业力面前,别说世间的鬼神,哪怕是像诺那活佛这样的成就者,在定业面前,想延寿亦做不到,只能酬旧业而舍报。

佛教史上,著名的安息国太子、高僧安世高,修习禅定,通咒术,具神通,但是最后仍在业力显现时,被冤家杀死。

安世高的前生是出家人,当时(前生)有一个同学,瞋恨心特强,托钵乞食时,若施主不称合自己的心意,往往心怀瞋恨。

安世高(前生)常常对他诃责和劝谏,但是同学总是本性难移,依然我行我素。

经过二十多年,安世高(前生)向同学告辞:

“我必须到广州,了结宿世的业力。你于明达经藏和精进不懈两方面,都远超过我,但是你的本性容易发怒瞋恨,死后一定会投生为丑恶的形体。

如果我得道成就,一定来度你。”

注:安世高的前世同学,虽然通达经藏,精进修行,但是嗔恨心重,投生为丑恶的形体——蛇身。

这也警戒我们,仅仅诵经咒而不调伏自心,也有可能堕入恶趣。

藏地有些终身修大威德金刚的人,由于持邪见和嗔怒心等因素,堕为恼害众生的大魔王。

安世高(前生)刚到广州,正是寇贼作乱的时候。走在路上,遇到一位少年,唾手拔刀说:真逮到你了!

安世高(前生)微笑着说:我过去生亏欠你一命,所以千里跋涉,特地前来偿还宿债。你现在非常地忿怒不平,这本来就是过去生所积存的怨气。

于是,安世高(前生)伸长脖子挨刀,没有丝毫恐惧的样子。那位少年挥动快刀,也没有丝毫迟疑,迅速地杀了安世高(前生)。

街道上,挤满了看热闹的人,没有不心惊肉跳的。安世高(前生)的神识,回到安息国,投生为安息国的太子,此时,即安世高。

前世的那位同学,虽精通佛学,因为性多嗔怒,死后堕为巨蟒,处鄱阳湖中为湖神,威灵甚验。

安世高特地前来,向它梵语数番,赞呗数契,复取其财物为之营造塔寺,终于使它脱离恶形,投胎为人。

这一世的安世高,虽然具有神通力,宿命通、神力等具足,但他知道前世业报仍在,安然受报。

最后在浙江会稽的街市上,被斗殴者误伤身亡,一代高僧,以这样无常的方式离去。

唐密的冯达庵阿闍黎在解读安世高受报的故事时,说到只证我空唯有重罪轻报之效,唯有证到法空,无法执,则不畏一切业力,过度一切危厄。

他认为,如果安世高证了法空,可以不受报,即扭转了定业。

论述了神通和业力的关系,我们就知道净障集资的重要性。

李居士的能力,她天生有这方面的使命和因缘,我觉得也与上界有很大的关系。

比如以前写过的,李居士曾在登长白山时,见到来自天上的声音,说她登山天就晴朗,后来果然如此。

又如她以前坚决不愿意做为人观察解决问题的事,还专门为此发过毒誓。

有一次,天空晴朗无云,她去爬山。

在山上听到从天上传来一个天女的声音,看不见人,对她说了三句话:你还有退路吗?你看看回头的路……

说李居士有本事也是客观的说法,但是不等于说她达到遍知的能力,什么都知道,能转移星斗,能碎山竭海,随心改人因果。

她有见不到的,所不知的,所不能的,每遇到这类问题,她都会非常诚恳地说她不知道。

而她见到的,据我的接触,都是比较准确的。她的特长,在观察、处理非人、救疾苦方面,常有应验。

如有位患恶性肿瘤的女子,被医院判死刑,劝退回家准备后事。

李居士以自己的血,在黄表纸上画六字大明咒给她喝,连续七天,发生奇迹,她的疾病豁然而愈。

她也曾为了救一些人的劫数、死难,和法界那些的主事者、神秘力量谈判,为此付出了很多特殊的,不为人知的代价,自然地,也救下一些人。

但是,不是说,她能救任何一个来访者,也不是谁见了李居士就会满载而归。

求访者中,各种各样的目的都有,而业力因缘、福德又都不一样,必然会出现各种结果。

李居士昨天和我说了一句话:也是看因缘。

李居士见我妈妈时,观察了一下我的广西老家。

她首先说,我感觉你家的左边,有一棵树。

确实如此。我家左边有一颗龙眼树。她说要确定看的是不是我家。

然后说到了我家的地基主。

她问我们家的土地是从哪里来的?

我老家房子的土地,是当时分配的,解放后我的爷爷奶奶从山里迁出,上面分给的地就是如此。

她问在搬出来之前是谁的?

这个我妈妈也不清楚。然后她说见到有个老太太,这块土地的主人,死后执著土地,不愿离去,就成了地基主。

这方面,我小时候见到有通灵人来过我家,也说过有这么一个地基主,他们也都有做法超度送走。

但如今李居士见到她还在,可见她对土地的执著,爱这片土地,爱得如此深沉。

李居士告诉了我妈妈送走这位老太太的方法——

在路口,准备纸房子、金元宝、纸衣服、食物、酒水,先请当地的土地神,供养,祈请土地神协调,帮老太太换个地方,满足她的所愿。

然后再将吃穿用的,烧给老太太。

顺序也很简单:先烧供土地神,再烧供老太太。

很多刚接触我文章的师兄,常问我烧供的仪轨,我由于太忙,无法一一回复,而且也不是三言两语所能概括。

简单的烧供,就是先请诸佛菩萨、土地神等降临加持,供养他们,念诵咒语,祈请他们帮忙。

然后烧供给冤亲债主、祖先等,中间可以诵经咒。诵什么,这个比较灵活,常见的经咒都可以。

李居士说到我家族、邻里是否有一个五六十岁,脸圆圆,偏胖身材的男子,在给我妈妈带来障碍。

这个是我的族叔,去世两三年,生前和我爸爸关系很好。

接着,李居士说我妈妈的后背是不是疼,她说是的。

又问是否杀过青蛙,我妈妈点头承认。

然后李居士闭眼睛念念有词, 我知道她在超度我母亲背上的青蛙灵。过了一会,母亲感觉疼痛消失,效果迅速。

我感觉李居士并未道尽,有些层面,担心我母亲多想,见到了并不说。

我妈妈又问起因医疗事故去世的妹妹,李居士说她过得好,她跟我说她感激你们。

这次觉拉寺的中阴文武百尊法会,随喜的师兄跟我反馈的感应,不计其数,非常多。

比如业障消除、冤亲离去、祖先得度、疾病痊愈、事业繁荣、子女学业进步等验相,很多师兄仅在随喜之后就出现。

毕竟觉拉寺是莲师修证不死不灭悉地,成就无量寿佛的圣地,是跋绒噶举传承中,十三位同时证果的成就者,一起飞向天空显神迹的地方。

寺院常年有过百位僧人修大手印之那洛六法等甚深的即身成佛教法,以清净法流加持力,实修上师僧团的集体修法力,迅速出现验相也是一种必然。

这次我也为我的祖父、姨母随喜了名单,作为三种超度必备的因缘(血缘、法缘、财缘)之一,我的随喜,对他们定会帮助。

且我以前也经常在功课回向时,加上他们的名字。

顺便说一下,本次的觉拉寺法会,是通过了大眼睛上师、laxmi师姐的辛苦付出,才有了大家的随喜结缘机会,故感谢他们!

本次与李居士的交流过程中,她透露了一个信息。

这个信息,写出来恐怕也会引来一些争议,但非有神通者不能决疑,但仔细分析会发现是很有道理的。

李居士说,地下有一个人,即地府里的一个官员,曾跟她说过烧元宝和满愿的关系,涉及到阴阳二界的转化。

但是那位下面的人,又不都说出来,有些东西很保密。

从李居士的话中,我感觉到的是,我们阳间和法界中,存在着一种看不见的连结。这种业力形式的连结,是非常秘密的。

官员提到资金转化,他举例,如人间有大坑,要填补空缺,需要有挖土去填充。

地府的鬼神境界中,现在鬼道众生增多,他们的财库空缺,需要去填充。而当人类烧那些元宝到地府时,会增益那边的财富,协调那边的资源。

有功,有阴德于地府,自然容易满愿,容易得到护持。

我问李居士:地府不是可以自己生产元宝吗,怎么会也受人间输出的影响?

她说这是一种规则,具体怎么转化,地下那个人并没有告诉她。

这个概念可谓是全新的,但从诸多的灵感、故事中,我们可略见一二:

出自《王凤仪言行录》的故事,我拿出来再做分析。

万国道德会黑河总分会邵会长。他父亲每年农历七月十五日,把所有的钱,都买了纸钱,在乱坟岗(公墓)焚化。

一天夜里,他父亲梦见一位戴红顶的官员前来施礼,自称是代表乱坟岗的孤魂野鬼向他致谢。

为报他的恩,特来告诉他几句话,千万记住,依言而行,不但能免一死,还能发财。

请他注意所养的鸽子,如果有一天不飞回来,就赶快追随鸽群走,鸽群停在何处,就在那里住下。

数日后,果然鸽群没飞回。他父亲便收拾行李,出外寻找,随着鸽子走下去,到黑河南岸,鸽子不飞了,便住下了。

在他父亲离开不久,俄兵入侵,发生“黑河下饺子”惨案,邵老先生幸免于难。那是黑河屯人烟稀少,土地谁占领就算谁的。

他父亲占领了半趟街,后来市面发达,成为闹市,地价高涨,发了大财。临终时嘱咐子女“多行好事”。

邵会长奉行遗嘱,乐善好施捐助楼房办黑河总分会。这个人大量烧纸钱,不难免死,还发了大财。

邵父在每年的七月十四,都会买纸钱去乱坟岗烧给那里的鬼道众生,类似于财布施。

他经常这么做,后来被戴着红帽子的地府冥官来感谢,代表着公墓里的孤魂野鬼。

这里有一个问题,地府为何不生产更多的纸钱或者元宝,分发给那些孤苦的孤魂野鬼,而需邵父每年烧纸钱布施?

李居士说具体的转化细节,官员没有说,她说是一种法界的规则。

想起印度神剧《众神之神》中,当世人减少对天神的祭祀和护摩火供,以帝释天为首的天神会缺乏食物而战斗力下降,他们不得不求助于大天湿婆。

在佛教中的说法,则是帝释天担心世人行恶堕于恶趣,生天人数减少,导致诸天人数、势力减弱,敌不过阿修罗军队。

我觉得法界中,存在着一种能量、元素的平衡,有些物质元素,是可以透入法界、弥补法界的。

如果地府那边缺乏一些东西,人间烧化过去,是否会对他们有帮助,答案是肯定的。

在古代的《冥报记》中,记录有陆仁茜与鬼官做朋友的故事。

大业年中,江陵的岑之象当邯郸令,他请陆仁茜到他家,教他未满二十岁的儿子文本书经,陆仁茜就把他和成景交往的情形告诉文本说:

成长吏(鬼国的长官)跟我说:我有一件事,不好意思讲,现在既然与您结交,就不得不说。

我们鬼神道也吃东西,但是都吃不饱,经常肚子饿,颇为苦恼。如果能吃一餐人间饮食的话,肚子就可以饱一年,所以很多鬼都会去偷人类的食物。

而我当官身分贵重,不能去偷人类的食物,因此请您请我吃一餐。

既然陆老师这么说了,文本就设了山珍海味要请成长吏。

仁茜说:鬼不想进入人住的屋内,就在屋外搭帐幕设筵席,把酒食放在屋外桌上好了。

文本就照着所说的去做。请客的那天,仁茜看到成景带两位客人来,侍骑有一百多人。

客人坐下之后,主人文本向客人席位拜谢说,饮食做得不精致,请多包涵。仁茜也代成景传达感谢之意。

文本设宴招待成景之初,仁茜请文本赠送他们金帛。

文本问什么是金帛,仁茜说,鬼所用的东西,和人所用的都不同,只有黄金和绢帛可以通用。

不过假的金帛比真的金帛更适合鬼用。最贵重的假金帛是,把锡贴在黄纸上当作金,以纸张当做绢帛。文本就照他的话去做。

文言文的原话是:茜云。鬼所用物。皆与人异。唯黄金及绢。为得通用。然亦不如假者。以黄色涂大锡作金。以纸为绢帛。最为贵上。

根据陆仁茜得自他的鬼官朋友的信息,地府、鬼神界里,锡纸可谓黄金,纸可为绢帛。

也就是焚烧之后,这些黄表纸、金色的元宝之类,在法界中会形成具体的珍宝、绢帛等物质、物产财富。

通于法界的,根据后世的发展和发现,就不仅仅是锡纸,黄表纸、金元宝等都有效,那至打印图片如缘起图,亦见有效果。

所以,当黑河总分会邵会长的父亲,每年烧给孤魂野鬼时,在法界变为具体的财物,可受用,积累了大阴德。

施孤济贫之功德,使他不但延寿,还发大财。

在人间可能觉得没有多少用处的黄表纸、元宝、纸衣服,在法界可能大有用处。

少成本,大布施,以此阴德福报,速转命运。

李居士听到的地下那位官员的说法,地府财库缺乏,地府本身是一个很广的概念,阴间、鬼神道都可以统摄于地府。

末法众生堕鬼道者越来越多,若真是财库空缺,各项资源分配不足,有人间作为输出的缘起。

这个输出的人,是否就是做了布施,有阴德,有功于地府,从而特别得到护持?

故李居士转述那位官员的话:“现代人烧元宝容易满愿。”我觉得这句话蕴含着很多缘起和秘密。

李居士曾遇到一位藏地师父,常为弟子做火供。

李居士和师父说,若在汉地,你要入乡随俗,给予汉地的鬼神,他们喜欢和执著于钱,你还要加上元宝、衣服之类,而不仅是藏地的青稞这些。

因为她认为,汉地和藏地鬼神的生活习性、饮食习惯是不一样的,你不能完全套用。

如有位师兄做烟供,李居士建议他加上元宝,效果就很显著。给吃的,还给钱、给穿的,效果自然不差。

她说,惠州有位大老板,每次都是几千袋元宝地烧,一年投资在这方面几百万,而事业也十分成功,收入巨大。

有位师兄请她帮忙烧,放焰口,同时加烧供50万个元宝,上百套的纸房子、纸衣服之类,费用达3万,竞标成功,中了2个多亿的工程。

第二次是耗费4万,也是神验迅速。

李居士还提到一个案例,有两个人找到她,分别都是母亲七十多,患中风,不能动,不能说话,有一个比较严重。

李居士分别帮助连续烧供三天,帮比较严重的那位母亲烧供时,突然收到信息说烧供给华佗,于是她照做。

现在这位母亲,已经能说话、吃饭、恢复十分明显。而另一位原来较轻的,虽然烧供,效果依然不明显。

李居士说这也是一种因缘,缘分,每个人的业障、福德因缘不同。

比如两位同样疾病的母亲,她帮一位烧供时,得到烧供给华佗的信息,另一位就没有信息。

她根据信息去烧,效果马上出来。

为何一位没有给华佗的信息呢?李居士还是说因缘。

她说有时候烧供时,一点火马上起旋转之风,是寺院的护法神。

烧供的对象,她建议,缘分深的多供,你供养的本尊护法中,缘分深的会来。

所以她常不指明烧供给谁,而是统一说:一切诸天菩萨,龙天护法,善神护法。

她还说,有些天神你特别烧供他,他未必来,但你有缘的,往往来应供。

至于天人应供的形象,李居士见到的是飘来飘去,俯视着飞,男的多见穿盔甲,女的绫罗绸缎。

我问到了一个问题,普通人烧供给玉帝、帝释天,他是否会降临受供,李居士听了直摇头。

她说普通老百姓的小事情,还用得着帝释天亲自来帮忙吗?城隍、土地神、山神都可以解决了。

有点类似你求工作、去相亲,却直接打电话给总统帮你解决。

但是供养了,也不是白供,且有时候会得到帝释天的属下眷属的帮助。

对于求助者,现在外地的师兄,李居士都不太让他们前来,因为她说十个人中,3个有效就算好的了。

有的人就想着观察因果,但是却没有好好去修,作用不大。没效果了,自然也反过来怀疑和满怨李居士。

而李居士常推荐的是,念诵地藏经和烧供。

文末,透露一个信息,李居士曾对Kaka师姐说,韦陀、关帝、鬼王和其他几尊,叫她画下给他们的缘起图。但是需要用香薰下她的手看看,因为是她画的。

为何是这几位,或许有什么特殊的缘起吧?

汉地佛弟子,应以各种方式来供养他们,不仅利于家国,还能利于佛法地兴盛,利于自己的修行。

我个人对韦陀菩萨的教法研究不多,不过在普陀山时却梦见过他。

昨天有位开公司的师兄也去拜访了李居士,李居士告诉他的内容,我觉得很好,分享如下:

要长期做,不要把发心变成求保佑。

不要想做一次就要达成什么目标,目标要随缘,努力去做就好。

另外不必专供(指烧供)指定的某几个菩萨大天,因为自己不知道具缘的护法众生是哪些,上供诸天城隍土地,下施有缘众生,广结善缘为好。

至于供多少,也没有够不够的问题,尽自己能力去做。

师兄:感觉她讲到的核心就是不要执着眼前的目标,放大心量去做,不要和目标挂钩。

倾莲池:李居士十分强调供养。

她举例说,世人都喜欢供财神,但不仅仅是每天烧烧香就可以。

你先要给财神创造财源滚滚的缘起,供养衣食财宝,烧供给他,之后,就转化成了你的财源滚滚。

她建议说,烧供时,不必指定某几位菩萨大天,因为你不知道哪位会来应缘。

这是基于普供养来说的,如果你对哪位本尊和大天有信心,又在修持他的法,经常供养她也是有必要的,犹如密教的护摩。

但是你想广结善缘,积累福德,直接普召请,普供养即可。

本文旨在探讨法界的规则和秘密,当然这是一种缘起上的研讨。

在心性的层面,当我们怀着利他的慈悲心去修时,就积累很大的功德福报。

而且,有时候不要怀着太明显的功利目的,太显著的目的,反而适得其反。

有个人掉到水里,你跳下去把他救上来,他感谢你时,你不断地说:我救你其实是想让你帮我安排工作,呵呵。

有些人喜欢放生,放了那些鱼,然后说,我救你们其实是因为我想发财。

虽然怀着这种目的去善业,也会有些许功德,但是已经变了味,功德微弱。

当你去救人,去帮助那些刀口下的众生,你说,我只是希望你快乐,希望这个世界不再悲伤,希望大家皆断生死苦,而不是为了我的荣华富贵。

怀着这种发心,即使不求什么财富、寿命,什么都不求,却什么都会有。

那些天曹地府、值日诸神都会为这类人记注善业阴德,冥中暗护。

今天分享到此,愿吉祥!

倾莲池

qlclz001

写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