倾莲池官网

亲见无数佛菩萨,得到大自在天为自己沐浴的高僧

 

倾莲池按:敬礼宗喀巴大师,本文摘自《菩提道次第师师相承传》。
 

善知识慬哦瓦·促青巴的历史

 

从善知识种敦巴传博多瓦而次第承传到大堪布,法护贤的这一承传次第,至尊一切智宗喀巴大师称它为噶当教典派听受菩提道次的传承。现在要说的是众所共称的噶当教授派,是从种敦巴传慬哦瓦·促青巴(义为戒焰)而次第传承出来所有诸师的史事。


根据宗喀巴大师所作“师承赞”颂文中有句说:“成就大自在,大德戒焰师。”

值得这样赞颂的善知识慬哦瓦,是在壬子年(宋高宗绍兴二年,公元一一三二年),降生于凌区的朗惹岗地方。父亲名释迦多杰(义为释迦金刚),母亲里谟·耶善准(义为智灯),给他起名叫达操坝(义为虎焰)。
 
由于他过去生中长久间薰修正道之习气所养,就不待他人的启发,他自发地对于三士道的宿习生起醒悟。
 
因此在他的孩童时代中,他就常时想念到总的一切有为法不常住而坏灭,特别是自己的身躯也将迅速坏灭的情理而产生一种恐怖。
 
他的母亲对他说:“你不必恐怖,你那迅速将死的心思,这以后就要忘掉的。”
 
据传称他的母亲是一位自性瑜伽母,这是他的母亲为启发我们现在一般凡俗有情,每从一位上师的恩德教诲中,偶尔居然生起一点念死无常的心来,但由于空想的力很强的缘故,它不过如同用棍在水中乱划的痕迹,立刻也就消逝而忘失,仍然趋向于“执常”的有边去的这种情理而说的。
 
那时,他的母亲抱著他来到一位持律阿阇黎的座前听讲《五蕴论》,由此他想到这五蕴分离,终归于空而油然生起了“无我”的正见。

他在童年时代,常时亲见许多本尊为他现身。
 
他到了十二岁的时候,名叫贡谟岗哇的瑜伽母来对他说了一种教授,以此他生起了一种特殊的修验。据说那是一位自性瑜伽母对他作的加持。
 
又有一次他来到一处牧羊的山头,念想到百年中,这里今天所见到的人们,都将要完全死去,由内心感动而唱出了念死的悲歌。住在山下的农人们,感觉他的歌声很好听,也就向他说道:“多谢‘虎焰’,你唱的歌很好听,请你再来一个吧!”他答道:“唉!我心很悲忧而才发出歌声来,你们反以为我乐而叫再来一个啊!”

此后,他到了十八岁,也就在堆隆.察脱寺中,玛·协饶生巴(译义为智慧萨埵)的座前出了家,起名叫促青巴(义为戒焰)。
 
对于这一因缘,他母亲在梦中,看见吹起白螺,声音震遍南赡部洲一切方隅都可听闻。因此她说:“我的这儿子出家后,将成为一位美德名声著称的大德。”
 
在他求学的时候,他去到察脱寺中,顺便也就和驻在业区纳谟伽地方的阿底峡尊者相见,而听受了发菩提心教义。
 
那时阿底峡尊者用手给他摩顶,而口诵桑枳达语的许多吉祥颂句来祝福加持,并赐他以金洲大师的莲嘴净瓶,而说:“你将成为住持我的教法传承的一位人士。”
 
这以后,他在伦恰饶寺及汝巴寺中听受和研习了许多经教。他认为印度金刚座是佛法发源地,因此去到那里广学印度的经文。
 
他说那时由于他自己已能阅读三藏,并完全可以顺利通达到整个教法方面去,以此他发生了这样的思想──显见从凡夫地进入到佛地,不须依止上师,自己也能行;后来才想到过去的那样思想,不说到佛地,何处也不能到达。

那时,他的母亲来到了汝巴寺,而对他和那里的僧人们说:“有些人是被烦恼所催动,或被鬼怪所催迫而出家,发心为教法而出家的,只是你和阿阇黎香毕二人。你如果要修学正法的话,你当去到热振寺善知识种敦巴的座前去。”
 
那时他年满二十五岁,也就由他母亲把他领到热振而与种尊者相见。慬哦大师曾经这样说:“由于我的母亲是自性瑜伽母,所以把我送到这里来。”
 
那时他在善知识种敦巴座前请求了入道之法,内心中想到印度去亲近一位瑜伽者。种尊者对他说道:“你不必到印度去,因为我心很挂念你。”
 
因此他想既是善知识种敦巴心中悬念,去是没有意义的。于是他心行两方面都如法地依止善知识种尊者,听受一切诸佛所趣之大道,为一切佛经与经论的心要义──《菩提道次第修验导释》,由此而对于道次第中一切所缘都能与心思相合而生起。
 
先是由于善知识种敦巴对慬哦瓦说:“有时你到我这里来吧!”以此慬哦瓦去到尊者那里的时候,恰是深谷间太阳升起来的时候,阳光照射到慬哦瓦的衣服上现出八吉祥与许多形象,因此种尊者说:“缘起太好!”说后对慬哦瓦顿生喜悦。

在善知识种敦巴讲般若波罗密多经教的时候,三昆仲是同阅一个经箧中所装的经书,他们为了去听讲一种宗派道理,而来到种尊者座前,因此种尊者对慬哦瓦说:“我对于你的希望是你能成为一位大修士。你自己内修吧!”
 
因此慬哦瓦每来到尊者座前顶礼,种尊者对他说:“所谓菩萨摩诃萨行般若波罗密多。”心想这话好像说的是他(指慬哦)应如是圆满。“伦觉巴”(义为瑜伽师)对慬哦瓦说:“我显见种尊者心中在惦念你!你如果请求密法,是会办得到的。”
 
于是慬哦瓦也就在其他两昆仲升起午时炊烟的时候,而将午餐用毕,在那段时间中,善知识种尊者也用完午餐面条,慬哦瓦也就在那时请求教授,尊者尽量传授与他大乘密法的教授。慬哦瓦曾经这样说:“‘瑜伽师’他对我是有很大的恩德。”
 
又善知识种敦巴说:“觉窝弟子们(意即阿底峡尊者门下徒众)!佛为对治八万四千烦恼而演说八万四千法门,以所说对治贪欲的一切法门来不能摧灭嗔恨;以所说对治嗔恨的一切法门来不能消灭贪欲。因此各别的烦恼,是需各别的对治法门,而能对治一切烦恼的法门,确是这一甚深缘起空性修法。”尊者说后,也就对慬哦瓦很好地传授了圣龙树所解释佛密意的中观诸教授。

这样慬哦瓦从最初与种尊者见面起直到种尊者示寂之间,从未离开师座计依止了尊者八年,由于种尊者示寂,使他心中生起很大伤感。
 
有一晚上,他在梦中梦见自身出现太阳,他想这是善知识种尊者所有功德自己已完全获得的征相。同时心中认为上下几位伦觉巴,他们也是具足阿底峡尊者所有诸功德的。
 
如大伦觉巴绛秋仁清(义为菩提宝),对于二谛和业力的微妙要义的通达,比种尊者还要精细一些;其次衮巴瓦对于灭除观修中所生过患,及一切甚深法要的善巧方便,比种尊者还要精细一些;次为伦觉巴协饶多杰对宗义的通达,比种尊者还要精细一些。
 
于是慬哦瓦他也就在热振依止阿底峡尊者的弟子──大伦觉巴绛秋仁清及衮巴瓦等,舍离此生一切凡俗事务,而由难行苦行之门,一心勤奋专修菩提道次第。
 
那时,慬哦瓦的养生资具十分贫困,被体的衣服都已褴褛不堪,他所穿的破烂衬裙是用牛皮来补缀的,因此普遍称他叫“慬哦皮裙僧”。
 
由于猛利的出离心常时鞭策著他的内心,以此晚间他根本忘失睡眠,而唯一的心境──只是勤修菩提道次第。
 
因此,大伦觉巴绛秋仁清对他说:“在这些时中,只有这些微的受用资具的环境下,如果过分努力勤修,对于身体是有不适而遭损害的危险。”
 
慬哦瓦答道:“虽是如你所说的那样,可是都因为贪著这暇满难得的人身,而不敢懈怠。”慬哦瓦为使此心入道勤修,时常念诵《入中论》,有一颂说:“何时能自在,入修且安住,若于此修道,自不作受持,必堕险处故,将随他力转,此身随彼业,以后何处求。”
 
他每念诵这样入修的颂言一遍以作警惕;并以暇满难得的意义来鞭策内心,使此心迅速入道而勤修。

又慬哦瓦他常常向嘉裕瓦说:“你想念暇满难得的人身大义没有?”因为慬哦瓦他是以念暇满人身难得的大义,与念死本无定期的念头来鞭策内心,他刹那也不放逸而空过,一心如水流不断地勤修菩提道次第。
 
由于他这样长久精修的原故,他对于菩提道次第已获得彻底的修验;而无边的诸佛菩萨如莹洁明镜照见诸相那般,真实现身而来加持于他。
 
在一清晨时间,薄伽梵大自在手持净瓶来给他沐浴,由此他的身中一切垢染皆得消除而显现清净之象。又一次他亲见一尊头戴小蓬帽的不动怙主。
 
这位慬哦瓦大师是一位精通一切明处的人士,他通晓将近七种不同的梵文。他曾经说:“我想自己做一中等的译师也满能足够;对于大乘密法所说诸大功德来说,我是对于应闭关专修的量已做完过许多次的;对应做事业会供等,我也是没有一种未修的;只以我所印造泥质佛像佛塔等一项来说,堆集起来有一座小山头那样大;只以我所供的香一项来说,可以堆满一间屋子。”
 
继后到了乙亥年,他六十三岁的时候,心中想建立“诺寺”(音译),请求嘉敬达(音译)观察这寺梦征。嘉说:“见一信教老人去到地方中。”慬哦瓦说:“这是吉利的梦。”
 
随即来到凌地区中,施主甲杰堆巴供来很多酥油做的花朵。慬哦瓦说:“我的施主供来了三吉祥。”说后心中很生欢喜。他于是修建了诺寺的四柱大殿,灵位之主要的供物是内面供奉种敦巴、大伦觉巴、衮巴瓦三师的银装灵骨塔龛,宝瓶部分系金制以松耳石镶嵌而为庄严,外面建造的是三座灵塔。
 
这座修建,每一建筑物都经过开光加持,据说阿阇黎罗迦菩提(即龙树弟子龙菩提)也来作法事开光,因此是有很大加持的。
 
嘉裕瓦在慬哦瓦前启请道:“我师可否说一下亲见了阿阇黎罗迦菩提的情况?”慬哦瓦答说:“唉呀!如我小僧,你不在这里问入道之法,而在这里问不入道的话,这有何用呢?”
 
说后没有答应嘉裕瓦的请求。嘉裕瓦复再请求,慬哦瓦才说道:“是啊!我亲见到了阿阇黎罗迦菩提,并且听受法要。对你也是得到祈求和加持的。我过去到热振在‘跋邦塘’上边,我亲见著阿阇黎罗迦菩提化作善知识种敦巴安住在那里,继后也就不知道启行到哪里去了。我想是自己信念力弱的缘故,因此我作了强有力的祈祷,而感得阿阇黎亲自现身来作加持,并传授我四法和四类等许多教授及随缘开示。”

此后慬哦瓦来到柳绒地方,他从跋那迦勒的上面,看见嘉裕的后山如颂文所说:“形似如来顶髻相,所有泉水具八德,其地东南交界处,堪作具寿兰若基。”
 
他记别说:“在嘉裕的裕哇跋根山的对面,修建寺庙对众生将能做很大饶益。”并在那里留下足印。此后,他在身体稍感疼痛不安当中说:“大伦觉巴去到何处?”这是他决定已见著大伦觉巴的缘故。
 
又有一次他说:“太阳已示现了啊!”又说:“法-轮已转啊!”启问他说的是什么?他说:“妙吉祥所示法轮。”又说:“我感受到一种为过去未受过的安乐。”
 
继即于癸亥年(公元一二○三年,宋宁宗嘉太五年)十一月二十一日示寂,享寿七十一岁。诺寺方面人等打算盗取灵骨迎回供养,而未能迎走,也就奉安在“章喀”那里。
 
据说那时慬哦大师遗体中的心,出升到虚空中,经嘉裕瓦在柳绒那里的灵骨前正在坐著祈祷的时候,那颗心落到他怀里,因此嘉裕瓦认为他自己即是慬哦瓦托心唯一处所。
 
这样的大菩萨慬哦瓦他做了广大的佛教事业,建立了许多僧伽寺院,修建了无数的身、语、意之所依(指佛像、经典、佛塔等);对无边具缘大众广传菩提道次第专修释义;常聚徒众约七百人;教育出许多住持教法的徒众。
 
在一切门人中无与比伦的得意弟子为嘉裕瓦大师及大德堆隆巴、大德柳绒巴等三人,这三师共称为“无与比伦的慬哦三大弟子”。至于嘉裕瓦大师的历史随即在下面述说。

附一、善知识堆隆巴·仁清钦波略传

这里附带要说的是堆隆巴·仁清钦波(义为宝藏)大师的简史。他是水阳猴年(即公元一○九二年)降生在色普区江玛金村中。他秘密地在穹波.爵索座前出家,从少年时代也就去到后藏,依止上师生格扎金真(义为狮子罗睺罗)及班智达班察松巴(义为三亿师)等许多善巧的大德座前,听受学习大量的显密经教,同时他的辩才也是很好的。
 
继后他在堆隆塔玛地方,集会前后藏的各位大师,终日唯以谈论教义为事,他自己也来到论场参加辩论。有一位名叫洛嘉卓根的老头听著这样消息后,他说道:“每天会集这样多的前后藏的大师们在这里,如果没有一位下而能道脱离生死轮回之法,上而能说解脱修法之四句正法的人,那么如像互相拼斗碰出脑浆来而死的花额牛的不幸,大有传到自己身上来的危险!”
 
堆隆巴·仁清钦波听著他这样的话而想到,那样的老头也懂得了那些要义,我应更进一步地去到印度探求法要才好。
 
于是启程上道,他遇见一位喀汝地方的比丘僧,肩披袈裟,他嗅著一种戒香扑鼻,并听他诵道:“此生叹短促,应学复多门,今生到现时,若干学未知,以此愿如凫,从水吸乳汁,自所求诸道,亦应勤研讨。”
 
他听了这样的颂句问道:“这是谁人所作的?”答说:“这是阿底峡尊者的教言。”他复问比丘僧从何处来的?比丘答道:“是从喀汝寺来的。”他于是去到喀汝哇大师的座前,听讲皈依法门。继依喀汝大师的记别来到热振大伦觉巴·绛秋仁清的座前,他问了许多关于正见的教义,因此大伦觉巴对他说:“你先应修方便来成熟自心。”于是他先从皈依,而次第听受了慈心、悲心等许多教授。

当阿底峡尊者入藏的时候,他刚满十一岁,就见著不少即使典当僧裙也去朝拜尊者的人。后来堆隆巴大师当他来到热振寺大伦觉巴座前的时候,因为他是比丘而且也是有名的大人物的缘故,一时很难觅得适当的住屋,大伦觉巴对他说:“卓贡.须鲁默朗(义为童愿)有一比较好的住房,你说我说的请他通挪租给你。”
 
于是堆隆巴问了卓贡.须鲁默朗住处的门道,他闯门而入到了卓贡的面前说道:“请你将住屋通挪租给我。”卓贡说:“不须通挪租用。水也由我自己去取,糌粑也由我自己去磨,糜粥也由我自己来熬,我的睡处仅此一榻也就足够,你就在一处铺设卧榻吧!”由此他对卓贡生起真实信仰而成为卓贡的弟子。
 
有一次他通知伦觉巴要来到他的那里,在他到的时候,那里已陈设了一高座。伦觉巴对他说:“我的怙主大师!请上座吧!”他当即辞谢说:“我何敢坐此高座。”伦觉巴说:“怙主大师!我看你还没脱离干净那法相辩论家的臭气味!”
 
堆隆巴说:“那时我听到这样的话,惭愧得真想钻入那里的地穴中去。”共计他依止了大伦觉巴八年,依止了衮巴瓦五年。那时,慬哦大师正闭关专修,以此他对慬哦瓦生起敬信。伦觉巴对他特别另眼看待,使他优先听受说法四座中之一座。
 
直到伦觉巴示寂后,他也就随即依止慬哦大师。他曾经许下承事供养慬哦大师八百两黄金的誓愿,到了已供出五百五十两时慬哦示寂。以此他为了满足还有二百五十两未供的愿心,也就在他满七十二岁岁次癸未的那年,捐助堆隆真卓寺修建了佛殿和佛像等。
 
据说他先后建塑了难以数计的佛像、经籍、佛塔等,特别是塑造的佛像中,有许多在开光时发现瑞相。如为慬哦瓦说法的妙吉祥勇猛金刚像等七尊,相续净治佛像,及经伦觉巴开光后发现博多瓦讲话,喀汝寺忽生青苗,真卓寺泉水自沸等各种瑞相,据说还有所谓水沸牟尼像等许多灵异殊胜的佛像。
 
堆隆巴曾经对堆隆寺的僧众教训说:“为我举办一场法筵,不及以饮食布施于狗的福德大;供养十方诸佛的功德,不及供养上师一毛孔的功德大。”
 
此为《密集》等密经及诸大成就者的著述中所说。又说:“菩提道次第的根本,关系于依止善知识,以此这一关键,必须有一种不错的缘起。”

堆隆巴大师共计依止慬哦瓦七年,以三喜来承事上师令师生起欢悦(身心、修行、财物供养等三种都令师生喜)。他具有天眼等神通,亲见许多本尊;内心通达二谛;广做利益有情事业。享寿到八十五岁,岁次丙申(公元一一七七年)的那年四月初八日,在朗贡寺示现圆寂。 

附二、善知识柳绒巴略传

其次附记慬哦大师的弟子柳绒巴大师的简史。他依止慬哦大师听受了许多教授,并修建了隆学达的柳绒寺,后来他来到慬哦瓦修法加持过的金刚座地基那里。
 
岗波巴大师也曾亲近柳绒巴大师,听受噶当派菩提道次第法要后,对无边具缘众生广弘教导。
 
这位柳绒巴大师他在一切时中都是观察自心,而以调伏自心作为主要修行,甚至在闭关专修本尊法的时候,也专修调伏自心烦恼的方便。
 
柳绒巴他曾经这样说:“烦恼它开始冒出头来的时候,切勿懈怠,即时就用对治法来把它打击回去。如果不能的话,速即向上师及本尊供养曼遮及供品等,而虔诚地祈祷求加持。观想这样的所缘而念诵忿怒明王咒的当中安眠入睡。”

以此意乐菩提道次第修心的人们,应当对于噶当三昆仲中的比较年轻,并受持种敦巴法王秘密法藏的大德慬哦瓦,作恭敬的启祷。并效法这位大师的高风史事──常常思惟暇满难得的大义,和寿命无待的教理来鞭策内心而勤修法,如水流不断地一心勤修菩提道次第法门。
 

倾莲池

qlclz001

2 评论

  • 倾莲池博文选集(第75更)已上传,百度网盘下载链接:http://pan.baidu.com/s/1slFNYBr(无密码)。
    注:
    1、请大家先查阅文件内的目录页,了解一下文章的分类情况,再通过文件内下方的工作表找到相关内容(如:观世音菩萨、烧供次第、缘起图与元宝纸钱、阴债、Laxmi师姐、莲池宝藏等)。如有师兄师姐不会使用Excel文件,请向自己的亲朋好友学习一下。 2、网盘内包含缘起图、诸天圣像、极乐世界庄严图、梵音楞严咒、坚牢地神咒、轮回旅程,可一起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