倾莲池官网

因果杂谈:聂医生积累阴德,延寿一纪,子孙显贵

近日,疫苗问题被刷爆朋友圈,举国上下关注,可谓闹得沸沸扬扬。

在众多的文章中,我读到何新先生的文章和观点,他一针见血地指出了这次事件背后的深层原因。

何新是著名的学者、预言家,他的预言不是通过神通观察,而是缜密的逻辑分析,准确地论述经济及社会的走向。

他在理论上提出了许多新的观点,其中最有影响的一次是1990年12月11日《人民日报》发表他的长文《世界经济形势与中国经济问题》。他的许多文论曾送到最高领导层,受到广泛注意。在某些方面影响过中国的政治经济进程。

据何新老家伙的微博披露,早在八年前,2010年,他对卫生部表明:

1、打疫苗是应该的,但毒疫苗是恐怖的。

2、疫苗的安全性应该掌握在国家而不是市场、资本家以及外国人手里。

他最新撰文称:“归根结底,企业制造毒疫苗就是为了钱……我们中国的孩子99%都要用到他们几家企业的疫苗。中国疫苗的命运掌握在这几个老板手里一一取决于他们的良心和道德。而这些人幕后的背景捅破看了能吓死人。”

为何这几个老板,不顾人命之安危,而愿意制造一批有问题的疫苗,投入市场?简单说,这是一个巨大的牟利市场。

于佛法的观点而言,缺乏良心和道德的背后,是没有因果的观念,钻法律的空子,但是却不知道,举头三尺有神明。

人心之善恶,天地鬼神皆知,而且善恶皆有报。佛教徒都知道,如果是造下这么大的恶业,是要下无间地狱的,无数劫中受剧苦。

因果思维,犹如一个框架,约束了很多人的身心,诸恶莫作,众善奉行。民国时期,社会动荡,天灾人祸不断,印光大师济世的一个方法,就是弘扬因果。

没有因果、道德观念的人,做了恶事,心中无羞耻,生不起惭愧心和忏悔心。

在佛学上,两个人同样造杀业,杀同样一种动物,一个杀了感到很痛快,一个由于习气重故,也杀生了,但是心里忐忑不安,恐惧受报应,心中有负罪感。

虽然同样杀生,但心之相续力的不同,他们将来所受的果报不一样。因果不能仅从行为上判断,还从心力与对境分析。

如在佛学理论中,你杀一只蚂蚁,和杀一个人,对境不同,果报是不一样的。供养布施中,你布施一个乞丐,和布施给一位成就者,果报也有天壤之别。

华智仁波切是伟大的成就者,是《普贤上师言教》的作者,他曾说:曾有一世我做妓女时,供养了大成就者黑行一个金手镯,自此以后从未转生过旁生及愚痴者。

如果将金手镯布施给一个穷人,不会有从此以后,从未转生为旁生和愚蠢者的功德。

在佛经中,释迦牟尼佛教导我们供养药师佛、地藏菩萨、观世音菩萨,就是因为供养这些圣尊,以他们作为布施的对境,会令我们获得无量殊胜广大的功德,消除贫穷和病苦,圆满所愿,乃至菩提!

简单总结,果报之大小,与发心、心相续、对境等都有关系。宗喀巴大师等成就者开示,圆满的布施建立在舍心上,而不仅仅在于外在的财物。

所以你看看可能有些人,经常参加放生、拜佛、捐款等,可是似乎没能改变命运。这个心用得不对,功德就大打折扣。

以前有个人问我,施食和放生,哪个发财快?当这么问时,其实心相续是有缺陷的,即使去做了,也带着交易的心态,果报微弱,不圆满。

故我们当从外在的行为上,回归初心,不能仅看一个人外在做了多少多少,说怎么没有转变。假如做了功德,过程中有一丝的后悔,抱怨,不乐意,都会影响未来的果报。

印光大师讲过一个故事:

民国八年,北通州王芝祥,字铁珊,一子很聪明,很孝顺。大子有神经病,铁珊心中望此子承继家声。二十一二岁,已娶妻,生一女。一日,病重将死。

铁珊痛极,呼之曰:某某,汝既来为我儿子,为何此刻就要去?

其子瞋目,作广西口音曰:“我哪是你儿子,我就是第十四个人。”说毕,即死。先铁珊在广西作兵备道时,计杀降匪头首十三人。先用极爱厚之法以安慰之,请其吃饭,尚请有大名之人作陪,每人犒洋二十四元。

云:“日间甚忙,来不及与汝详谈,到晚间来,当与汝等各安职务。”此十三人,不知是要杀他,反拉其厚友同去,意欲以己之情面,求其亦派彼一好差事。

至晚去,则进一门关一门,伏兵于华厅。其人既来,铁珊抽佩刀砍,则伏兵同出杀之,得十四个尸首,亦不知是何姓名。岂知其人即为其子,徒用二十余年教育之劳,至死反瞋目呵斥,不认铁珊为父。

大率世之儿女之因,总不出讨债、还债、报恩、报怨之四义。此子系汝宿世欠彼债者,债清即去。若还债及报恩者,则可得其孝养耳。

倾莲池:王铁珊生了一个精神病的儿子,还属于花报,果报当在恶道。现实中,有些人,儿女不孝叛逆,或者残疾,或者痴呆夭折,有可能就是来讨债的。

有的人喜欢放生、结善缘,所生的孩子,可能就是放生过的众生,或者帮过的人来转世报恩,所以非常孝顺,有的还成为精英人才,光耀门楣。

在《夷坚志》中,记载颇多的因果报应故事,我列举二例。

鳖报

 

承节郎怀景元。钱塘人。宣和初。于秀州多宝寺。为蔡攸置局应奉。性嗜鳖。一卒善庖。将烹时。先以刀断颈沥血。云味全而美。后患瘰疬。首大不可举。行必引首。既久蔓延不已。肤肉腐烂。首坠而死。宛若受刃之状。景元自是不敢食鳖。

怀景元喜欢吃鳖,有个士兵厨艺甚好,每次将烹煮鳖时,先用刀把鳖的脖子割断,令其流血,说这样很美味。

这个士兵后来患瘰疬,头大不能抬起来,每次行走必须用手托着头部。不久病情蔓延,全身肌肉腐烂,头坠落而死,犹如被刀割脖子一般。

瘰疬,又称老鼠疮,生于颈部的一种感染性外科疾病。在颈部皮肉间可扪及大小不等的核块,互相串连,其中小者称瘰,大者称疬,统称瘰疬,俗称疬子颈。

善庖的士兵,常以刀割鳖颈沥血,然后烹饪之。后来他患上了类似的病,先从脖子发病,再蔓延全身,肌肉腐烂。

一对比就会发现,这是一个作用力和反作用力,你怎么付出去,又怎么回到自己身上。

士兵怎么杀鳖的,后来又都怎么报应到自己身上,患上了类似的病症,痛苦无比。

反过来,一个人去帮助他人,去供养和布施,犹如反作用力,他的善行会又回到自己身上。故常布施的人会富饶,常持戒者尊贵,常修忍辱得庄严。

聂医生

 

“仪州华亭人聂从志。良医也。邑丞妻李氏。病垂死。治之得生。李氏美而淫。慕聂之貌。他日丞往傍郡。李伪称有疾。使邀之。伺其至。

语之曰。我几入鬼录。赖君复生。顾世间物无足以报德。愿以此身供枕席之奉。聂惊惧。但巽词谢。李垂涕固请。辞情愈哀。聂不敢答。趋而出。径还家。再招不复往。

迨夜。李盛饰冶容。扣门就之。持其手曰。君必从我。聂绝袖脱去。乃止。亦未尝与人言。”

聂从志先生是一位好医生,良心大夫。邑丞(相当于今天的副县长)的妻子李氏生病将死,聂医生妙手回春,使李氏病愈。

没想到副县长的妻子不守妇道,长得漂亮,淫欲心重,爱慕聂医生的相貌,可能他是一个帅哥。

趁副县长到其他地方去时,李氏装病,叫人请来聂大夫,然后说,我是几乎要死的人了,蒙您的医术得以复生,无以为报,愿以此身相献。

聂医生一听大惊,委婉地拒绝了,即使李氏流泪哀切地求他,他也不敢回复,直接回家了,即使再请也不再前往。

晚上,李氏打扮得非常性感,亲自来到了聂医生家,开门就抓住他的手说,你必须听我的。

聂医生急忙把手抽回来,坚决地拒绝了。此后过后,也从未跟人提起。

“后岁余。仪州推官黄靖国病。阴吏逮入冥证事。且还。一吏揖使少留。将有所睹。又行至河边。见狱吏捽一妇人。持刀剖其腹擢其肠而涤之。

傍有僧语曰。此乃子同官某之妻也。欲与医者聂生通。聂不许。见好色而不动心。可谓善士。其人寿止六十。以此阴德。遂延一纪。仍世世赐子孙一人官。妇人减算。如聂所增之数。

所以荡涤肠胃者。除其淫也。靖国素与聂善。既苏。密往询之。

聂惊曰。方私语时。无一人闻者。而奔来之夕。吾独处室中。此唯妇人与吾知尔。君安所得闻靖国具以告。由是播于众口。

时熙宁初也。王敏仲劝善录。书其事。他曲折甚详。然颇有小异。又无聂君名及李氏姓。聂死后。一子登科。其孙曰图南。绍兴中。为汉州雒县丞。”

后来,有一个当官的生病,被阴差拉到地府证事,不久还魂。一个阴差请他短暂停留,观察一个场景。

他见到一个狱吏用刀剖开一个女人的腹部,拿出肠子在河边清洗。

旁边有一位僧人说,这是你的同僚的妻子,想和聂医生私通,医生见美色而心不动,可谓善士。他的寿命本来只有六十岁,现在以此阴德,延寿12年,赐予他子孙世世一人为官。而李氏折寿12年。

这位官员向来与聂医生关系较好,醒来后私下问聂医生这个情况之虚实。聂医生大为惊讶,此事只有我和妇人知道,你怎么知道?

官员将自己入冥所见告诉了他。原来,人世间的事鬼神皆知。

聂医生死后,一个儿子登科中举,孙子图南做副县长。

这里有三个要点:

1、聂医生并没有修什么法,但是因为积累阴德,拒绝妇女的诱惑,不破坏别人的家庭,延寿12年,子孙世代一人为官。

在世间法的层面上,可能很多人修了很多法,也不见得有这么猛的法验,不仅自己延寿,还让子孙能当官。

2、积累阴德,除了做利他的事,如造桥铺路,救度孤苦等,在心性、品行上下功夫,不造恶业,不损害于人,也可以积累。就是人品也是一个要素。

修身养性乃是儒家的一门心性功夫。观末法时代,佛教徒如果不侧重于心性,断恶行善,以及起心动念之修证,仅在经咒上用功祈愿,虽然也有小应,但是却难得诸天护法神的护佑。

因此,若是一个人不防护身口意三业,你说他修法有多么灵验,我是不相信的。

3、世间的事,其实天地鬼神,天界诸神,地府诸冥官,是知道的,有记录在案的,根据善恶执行相应的因果。

聂医生的孙子图南后来作了一首长诗,阐述爷爷的善行。

太虚八境初无二。中有道人常洞视。

借问道人何等公。从志其名聂其氏。

华亭春酣战桃李。香气入帘人破睡。

凌波微步度劳尘。栀子同心传密意。

道人不动如澄水。看破新装小年纪。

回身向郎郎忍弃。愁眺月华空掩涕。

含羞转态春百媚。而我定心初不起。

世人悠悠初未知。故有冥籍还见记。

仪州判官临颍生。良原田夜黄衣吏。

手提淡墨但仓黄。门列阴兵更奇佹。

昧爽堂皇势呀豁。玉带神君气高厉。

靖国再拜呼使前。案头吏抱百叶纸。

数行具书一善事。聂君夜却淫奔李。

由来胸中无浊见。前尘百暗心常止。

一室超然方隐几。入眼狂花乱飘坠。

定情岂复顾条脱。合欢未许同阳燧。

坐令密行动幽只。棘使华年增一纪。

出门仍问紫衣翁。阴诛与世无差异。

百叶部中分次第。忠孝弃捐神所劓。

杀生之报定何如。朝生暮死蜉蝣尔。

踏翠裁红可怜妓。擢足琼浆被鞭棰。

房公湖边秋色里。阿孙图南前拜跪。

扣头授我如上事。愿谒英篇书所以。

我闻南曹北曹尺有咫。天知地知元密迩。

岂惟妙药彻五藏。况复宝鉴悬千里。

幽中谅有鬼能言。密处须防墙有耳。

诸生举止虽细微。动念观心实幽邃。

端知天上戊申录。记尽人间不平地。

东邻西舍总不知。却有鬼神知子细。

障碍为壁通为空。只有此心难掩蔽。

云何是中有明暗。至行通神裁一理。

道人两眼无赤眚。揩定人间几真伪。

赵骅已矣马元死。郡有隐德如君子。

嗟我诸生苦流转。奔色奔声复奔味。

其间贪魃尤阴诡。收索携提入馋喙。

都儿阿对共揶揄。笑杀官人常梦秽。

虽云幽暗巧规避。僮仆羞之那不愧。

哀哉诡谲王冀公。未省胡颜向祁睿。

我爱昔人尤简贵。寡欲清真有高气。

旷然澹处但真独。胸中岂复留尘累。

生死幽明了不期。是心默与神明契。

王忱绣被下庭堂。李约宝珠存含襚。

九原可作吾与归。敛膝容之想幽致。

倾莲池

qlclz001

3 评论